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 > 正文 第410章 诗会(下)

    一首诗,马上引得一片满堂喝彩,李治并不觉得奇怪,如果唐寅这首诗不能引起满堂喝彩,那才真是怪事。

    纵贯整个华夏诗歌史,这首桃花庵诗都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这是唐寅的代表作,也写出了唐寅的落魄和文人骨子中的一种风骨。

    满堂喝彩,李治自然送给了历史上那个痴狂落魄文人,自己只拿着那把桃花扇,在这秋季夜晚扇着秋风。

    那个侍女已经回了画舫,此时李治总算知道郑家小姐在哪条画舫了。

    她看着那条画舫,微微致意,此时走回人群。

    此时这些风流才子再不似刚刚开始,拒李治于千里之外,不过李治自然懒得和他们交往。

    能够和晋王交往的人,除了身份地位尊崇的,那就只有女人,非身段姿色皆上佳的,晋王也不愿意交往。

    至于如何交往,以后的世人发明了一个词,社交,李治极度认可。

    此时李治只是和这些风流文人微微致意,就拿着桃花扇,继续扇着秋风,走了一个僻静角落。

    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如果那一位单名霜字的郑家小姐真喜欢桃花,这首诗足以让她注意和留意自己。

    诗会继续,李治见了一条画舫中,有侍女走出,唤了一位公子进入画舫。

    李治轻轻皱了眉头,如何回事,自己一首桃花庵诗,为何就没换得郑家小姐让侍女带自己进画舫。

    诗会渐渐落幕,这里的文人墨客,风流才子也散了,湖中画舫也渐渐不知去了何处。

    留园的灯火熄灭,只留了漫天星月光芒。

    李治未能等到有任何侍女来找自己,只能用桃花扇拍打着手心,踏着落在青石上的月光漫步。

    “看来自己未能引起郑霜小姐的特别注意,罢了,再想办法,一个郑家小姐,自己都搞不定,这可不是自己的风格。”

    李治踏着月光,看了看头顶那一弯月牙,下弦月,已经近了月末。

    当李治踏着月光,已经走到留园花墙这边,忽然听了旁边细碎脚步。

    “这位公子请留步,我家小姐有请!”

    “哦,姑娘请带路,不知道远不?”

    “公子,这留园就是郑家产业,小姐就在香阁等着公子。”

    那侍女带路,李治自然随着,他来就是为了这位郑家小姐。

    等李治到了那处所谓香阁,见到这里依旧灯火辉煌,从阁中有琴音飘出,飘于听琴人。

    李治走到阁前,那侍女止了脚步。

    “公子,我家小姐就在里面,公子请!”

    “这琴声好听!”

    “正是我家小姐所弹!”

    “一个弹琴人,一个听琴人,妙!”

    “公子请!”

    那侍女守了门外,李治孤身走入这香阁,这香阁远远比想象要大,里面也有好几进,其中雕梁画栋,丝绸帷幔,皆是精细,透着一股世家豪族的奢侈。

    李治走在花青石地板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奢侈,感受着这琴声中蕴着的一丝孤傲和清冷。

    听琴,这郑家小姐性子,应该正应了她的名字,一个单独的霜字,有些冰冷啊!

    越冰冷越好,李治就喜欢将冰冷女子的心暖化的感觉,看看自己小姨娘,开始多冰冷,现在恨不得成了自己身上挂件,随时跟着自己。

    越冰的女人,其实心中越是蕴着一座火山,等火山被点燃,那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李治走到卷帘前,琴声止,弹琴人双手按在五十弦上,此时静静坐在那里。

    “好一首桃花诗,敢问公子名姓!”

    “本人姓李,单名一个白字。”

    李治身为晋王,自不便说自己姓名,让自己随便编一个名字,李治第一时间就想到李白了,没办法,太出名了。

    李治也就随便用了,总不能告诉这位郑家小姐,自己是李治吧!

    若这样,估计郑家马上就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此时郑家只知道九殿下来了荥阳,可还真没有见过殿下,就算有人见过,也没办法告诉别人自己具体生的如何模样。

    这个时代,又没有相机,看看,没相机也有没相机的好处。谁又知道晋王到底如何模样。要是有相机,晋王不介意随身带着。

    “李白,为何不叫李黑呢?”

    “小姐说笑了,名字是父母所赐,不可妄言。”

    “公子莫怪,只是听了这名字,我觉得有趣。”

    “刚刚李白走进这里时,听小姐琴音,小姐似有心事。”

    “哦,那你听的出本小姐有何心事?”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

    “能听出我有心事,公子也已经是精于音律

    了。”

    “李白公子,请进!”

    李治自然轻轻掀开珠帘,此时走进这一处闺阁。

    闺阁之中,一位端庄丽人正坐在琴后,李治看了她一眼,赶紧挪开目光。

    那女子轻轻笑了笑,自是倾城容颜,这荥阳,没人不知道郑家这位小姐,天生丽质,万里无一的身段姿色。

    其实这留园诗会,以前真不如何热闹,自从郑家小姐前来,才将周围十里八村的风流文人全部引了来。

    李治此时垂头,也是有些惊叹这郑家小姐容颜姿色,果真出身世家大族的大家闺秀,就没容颜身段差的,而这位,即使在大家闺秀之中,也极为出彩。

    李治看了那郑家小姐一眼,已经避了目光,而那郑家小姐,此时则目光还在李治身上。

    没办法,这位当朝的九皇子,那真的生的是人中龙凤,不引人留意,倒是奇怪了。

    “公子看样子,倒不似一般文人。”

    “小姐,这话怎么说?”

    “太魁伟英俊,身上还透着一股贵不可言的味道。”

    “小姐,我能坐下么?”

    “公子请!”

    李治随意坐下,那把桃花扇豁然打开,那枝桃花艳的出奇。

    “公子好特别,这用的扇子都特别。”

    “我自小喜欢桃花,所以就用了这桃花扇。”

    “一般人可是挺忌讳这个,公子不会不懂桃花寓意。”

    “懂,我觉得遇到小姐,就是这枝最娇艳的桃花。”

    郑家小姐掩唇而笑,李治已经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