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娘子可能不是人 > 正文 第87章 编筐手艺

    不提冬旭还好,一提冬旭,冬老头心头的火气,被拱起了八丈高!

    “就这样的,怎么跟冬旭比,拿什么比啊?”冬老头气狠了,声音都劈叉了,拿起棍子,无差别的把冬昌他们三个全打了。

    还没背书的冬时和冬曜:?

    虽然说挨打是肯定的,但是也不能还没背就先打啊?

    三个孩子年纪还小,如今还算是老实,冬老头又是全家权威,他们不敢反抗,更不敢跑,一个个最多就是闪躲一下,棍子还是结实的落在他们身上。

    大伯娘原本握着烧火棍的手松了几分,听着声音还有几分不忍,但是一想到冬昌背的那个熊样子,又气得直咬牙,嘀咕一声:“也是活该!”

    冬暖拱完了火,也不急着劝,而是转过身去了院子里。

    冬大伯和冬三春都在院里纳凉呢。

    冬暖一过去,就看到冬大伯黑着脸手里握着扁担,看那样子刚才也是想上的,但是冬老头打的狠了,倒是阻止了她。

    看到冬暖出来,冬大伯面色缓和了几分,尽可能露出温和一些的笑意:“暖丫出来了啊?”

    “嗯,大伯。”冬暖乖巧的叫人,然后才轻声说道:“我来看看柳条。”

    说好要教家里人编筐的,冬暖觉得也得提上日程。

    只是孩子们挨打有什么意思呢?

    还是那句话,全家大乱斗才有意思呢。

    一听说看柳条,冬大伯就知道这是准备编筐了。

    其实村里很多人家的老人,是会编那种最简单的大筐的,农家院里平时用得上,那种筐也简单,只要不挑好看还有松紧,其实也都能编出来。

    但是也就这样了,再多复杂的,像是小背篓啊,鱼篓啊,小竹篮啊之类的,他们是不会的。

    村子里倒是有一家编筐手艺不错的,说来也是巧了,正好是隔壁廖明坤他大伯家里。

    对方一家靠着这一门编筐的手艺,为家里添了不少日常吃用。

    不然的话,冬老头也不至于一听说冬暖会编筐就如此的上心。

    虽然说一个小筐也不值钱,有的时候好几个筐摞在一起,才能卖个三五文钱,但是柳条是现成的,自己家人闲暇的时候也是闲着,人工也不要钱。

    对于冬家来说,这就是零成本,能卖一文是一文。

    “都在这里放着呢,怕太阳晒干了太脆不好编,都堆在偏房这边。”冬大伯也想学这个手艺,他觉得自己脑子是灵活的,就是缺少了学习的机会,所以这会儿特别殷勤。

    冬三春还懒洋洋的坐在房檐下,根本没有动起来的意思。

    冬暖也不急着督促他上进,慢慢来嘛。

    亲爹是没挨过竹子精的毒打,所以才会懒散的,可以理解。

    冬暖去抱了些柳条出来,这会儿天已经放黑,但是夏日天长,所以还有些微的余晖并没有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间,外间还能有一点光亮可以用。

    冬暖觉得,想靠编筐这门手艺赚钱,那就得编出心思,编出精巧来。

    只编那些装东西的大筐,也只能靠量取胜。

    但是问题是,那东西又大又费时的,编多少个才能卖出十文钱呢?

    全家齐上阵好几天,连十文钱都卖不上?

    虽然说人工不值钱,但是也不是这么个不值钱法。

    所以,冬暖准备卖些精巧的。

    比如说可以装些小巧物件,看着很能拿得出来手的小筐。

    其实这样的筐,用竹子比较合适。

    只是砍竹子费劲儿,还需要处理,收拾,而且竹子不如柳好好上手,所以冬暖思来想去,还是选择先从柳条这边来。

    冬暖挑了挑柳条之后,转过头问冬大伯和冬三春:“阿爹,大伯,我现在编,你们要学吗?”

    白来的手艺谁不想学?

    冬大伯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辛苦暖丫了!”

    冬大伯说完还抬起手慈爱的摸了摸冬暖的头。

    冬三春不愿意学,但是他在外的人设就是憨憨傻大个。

    所以,大哥应下了,他只能不情不愿的应下。

    因为应下的不情愿,他还在那里嘀咕呢:“暖丫你会编吗?别糟蹋了东西……”

    后面还有些嘀咕声,但是声音太小,冬暖没听见。

    其实听见了也会假装听不见。

    会不会编的,上手不就知道了吗?

    “先来最简单的吧。”冬暖原本是想上手一点精巧的小件,但是想了想村里那条河,又换了思路。

    编筐先从略显复杂的鱼篓开始吧。

    想到这些,冬暖笑了笑,看起来纯良无害,但是冬大伯却看得心头一凉。

    然后他就听到冬暖轻声说道:“咱们从编鱼篓开始吧,如今河水正盛,正是捕鱼的好时节。”

    冬暖说完,便处理了一点柳条,示意给两个人看:“咱们先这样,这样……”

    一边说一边示范,冬暖编的很慢。

    冬大伯勉强能跟上,冬三春完全跟不上。

    冬大伯眼睛几乎一错不错的盯着看,生怕自己漏掉哪个步骤。

    这会儿,屋里冬昌的嚎叫声,背书声,对于冬大伯来说已经不重要。

    再大的事情,也比不过学一门手艺重要!

    “咱们这样,往里收一收。”冬暖的声音还在继续。

    冬大伯认真听,冬三春也在认真听。

    因为冬三春发现,他就分心关心了一耳朵屋里孩子挨打的事情,里面有冬曜,再漠不关心,那也是自己亲儿子,听着他嚎叫,冬三春也心疼。

    但是,等他收回耳朵,再听冬暖的步骤,就彻底的听不懂了。

    冬三春:???

    冬三春听了半天,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了。

    冬暖和冬大伯已经编到第四排了,他怎么还在第二排啊?

    而且步骤完全不同,他就算是想仿着也仿不起来。

    冬三春当时就慌了。

    冬三春不想学归不想学,但是真学不会,回头说不定也是要挨揍的,最近两天冬老头的火气可是有点重。

    想到这些,冬三春略显慌乱的问道:“等等,暖丫,这里怎么来着?”

    冬暖耐心十足,冬三春问起,她就停了手,仔细的看了看之后,指点了一下:“往这里收,对对对,这么个走向……”

    被冬三春一打岔,冬大伯那边又接不上了。

    冬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