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超凡:从恶魔开始 > 正文 第三方势力

    清晨,一点十分,约克市城南门口。

    天刚蒙蒙亮,值守一夜的守卫感到十分困倦,忍不住想打个哈欠,忽然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被吓得大叫一声。

    “昂都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昂都也是一脸疲倦,耷拉着眼皮,脸上还有些黑灰,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呆滞。

    “真是一个糟糕的夜晚,爆炸的是一栋联排公寓的地下室,着火后火星蔓延出两条街,街上挤满了人,还下着雨,完全没有找到的可能。”昂都在值守处东看看西看看,“你这里甚至没有一点能吃的东西?哪怕是一块隔夜的黑面包呢。”

    守卫一时间跟不上昂都的思路,愣了一会儿,“您没看见切茜娅女士吗,她说去找您了?”

    “她来过了?怎么样?”

    守卫指着贴在城门口一处显眼位置的画像,昂都走过去打量了一眼。

    “看上去真不错,这是你画的?”

    “这是在切茜娅女士的帮助下画的,按照她的嘱咐,已经连夜拿回去让人临摹了许多份,今天就应该能贴满约克的大小街道。”

    “很不错,”昂都点点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年轻人?”

    “是的,名字叫苏格?艾欧西格。”守卫看到昂都一边盯着画像一边紧皱着眉,有点疑惑,“您认识吗?”

    “完全不认识,名字也是第一次听到,但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在神秘学中,是一种暗示,但我还解读不出……”

    “如果切茜娅或者谁再来到这里,你就跟她说去协会找我。”

    昂都忽然留下这么一句话,转眼就跑远了。

    ??????

    相较于安静的上湾区和上街区,虽然下街区经过了一晚的忙碌,但此时也已经有许多人开始活动了。

    约克市被利姆斯河从西北向东南贯穿,城外东边十几公里就是海港。下街区的人不比其他街区,多是穷困的本地人或找工的外地人在此居住,只有早早起床开工做活,才能赚一点勉强可以维持生计的钱。

    下街区,绿曼箩街的剑鱼咖啡馆。

    这里确实是个咖啡馆,但主要是提供简餐,因为下街区的人根本没有那个闲钱和时间来享受一杯并不怎么地道的咖啡,所以来往的人都会在这里停下脚,要一份五便士的简餐,匆忙塞进肚子里然后继续开工。

    当然也可以要求满脸络腮胡的店主不加猪肉香肠,那样只需要花费三个便士。

    此时咖啡馆里人头攒集,但都是站在吧台边等着取餐的工人,一个一个脸上都透露着急切,因为如果慢一点,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工作就很有可能会被别人抢走。

    唯一一桌坐下吃饭的人在角落里。

    强壮魁梧的男人往嘴里塞着猪肉香肠的同时,一双小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来回出入的人。

    “格拉奇大哥,你说,不会有人发现我们吧?”坐在对面的人低声问,声音有些颤抖,明显是很紧张。

    “看在爱的份上,能不能把你的嘴闭起来。”被喊作格拉奇的男人低声呵斥,“不会有人发现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拿起你面前的猪肉香肠,把你那经常闯祸的笨嘴给我堵上。”

    格拉奇深呼吸一口气,喝了口廉价的咖啡,低声道:“马丁,昨天的仪式,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错了?为什么会在突然间,发生爆炸?”

    “我也十分困惑,格拉奇大哥,每一个细节我都看过了,甚至用来祭献的鲜血,我都是用现抽的。”小弟模样的人说着伸出胳膊,露出一个颇为明显的针眼。

    格拉奇瞥了一眼,伸手去把那胳膊上的衣服拉下来,然后推了杯咖啡过去。

    “伟大的黑山羊会记住你的贡献的。”

    马丁嘿嘿一笑,端起咖啡美滋滋地开始喝起来,那售价仅一便士的劣质咖啡,竟被他喝出一股至尊的美味。

    “幸好那个地方是个荒废已久的地下室,而且周围的人都出去工作,人口流动也大,这才没被发现,只是现在想要再找一个类似的地方,就十分困难了。”说着格拉奇叹了口气。

    这是使者委派的重要任务,他本来是打算着在仪式之后就收手,然后从海上坐船离开约克,这样不但会躲避追捕,之后还能从中转的岛屿那边领取一笔巨额的报酬。

    那样的话,即使不在费伦,至少可以在偏僻的地方买下一个葡萄种植园,或许还可以多加一座风车磨坊。

    可没想到准备了许久的仪式,在进行的中途突然发生了爆炸,不但任务没有完成,连手下的几个小兄弟都差点因此断送性命。

    “格拉奇大哥,格拉奇大哥……”

    “又有什么事情?”格拉奇思绪被打断,有些不耐烦。

    “我们还要继续吗?”马丁的眼睛滴溜溜转,酝酿了一会儿,“我们可以再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反正下街区这里相似的地方不少。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散在不同的区域?”

    格拉奇没忍住,一巴

    掌打在马丁的头上,后知后觉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这边动静,才压低了声音说:“真是该死,我现在十分怀疑你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狗熊,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我教给你吗?”

    “不散开,你是等着警察和教会的人来抓你吗?而且经过了这么一次,他们会更加注意戒备,像那些长期无人使用的地方,都会成为他们首要的目标,现在贸然行动,相当于自己主动送上门。”

    “啊,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哈哈哈,我怎么没想到呢。”

    格拉奇又叹了口气,“所以当前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再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或许可以考虑不远的郊外,二是重新搜集仪式材料,两者都要在避开追查的情况下偷偷进行。”

    马丁喝光了咖啡,舔着嘴唇说:“不过格拉奇大哥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们的准备都没问题,那或许是仪式本身的问题?”

    格拉奇愣了一下,又一个巴掌拍在马丁头上,“怎么可能?!使者给的仪式图纸怎么可能会错?”

    “说不定呢,反正那张图纸缺了一角,谁知道……”马丁说着忽然看到格拉奇锐利的眼神,连忙闭上嘴。

    “吃完了吗?吃完了马上走。”

    “开始找地方吗?”马丁很是期待。

    “开始找工作,”格拉奇起身付账,瞄了一眼吧台边木板栏上的工作委托,“我们要先融入这座城市,才好下一步行动。你觉得码头搬运这个工作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

    格拉奇带着马丁从剑雨咖啡馆走出来,微微冰凉的空气中带着股烧焦的味道,他微微皱眉,往东边的港口方向走。

    或许真是图纸错了,保险起见,应该联系一下使者?

    一边想着,忽然一个疾走的人影迎面撞了过来,格拉奇身材魁梧,反倒是对面来的人被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该死,你是怎么走路的?”马丁凑过来,一脸的气急败坏。

    格拉奇拦了一把,生怕把事情闹大,接着伸手把地上的年轻人拉起来。

    年轻人穿着破旧的衣服,上衣还少了条左胳膊,此时左臂正光秃秃露出来,在这样的清晨,正微微发着抖。

    “没事。”格拉奇对马丁摆摆手,转而问向年轻人“你没事吧?”

    年轻人没说话,看脸色似乎身体状况不太好,只是微微俯身表示了歉疚,然后跑远了。

    格拉奇没有在意,他知道此时在这座城里低调行事,才是正确的行动方式。

    “格拉奇大哥你看那边。”

    格拉奇顺着马丁的手指,看到墙角上贴着的一张崭新画像。

    仅仅大概看了一眼,他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画像边的金色纹路和右下方那个鲜红的印记,无一不表明了这是格里芬王国的通缉单。

    不会这就被发现了吧……格拉奇心中忐忑,准备赶紧离开,就在这时,马丁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格拉奇大哥,你放心,不是我们……”

    “该死!在你的行动方式中,就没有‘低调’这个词吗!”

    格拉奇感觉自己血压有点高,慢慢凑过去看那副画像。

    通缉单上面画了一个年轻人的样子,名字叫做苏格?艾欧西格。

    下面还写着相关情报:

    此人来历不明,经过证实此刻已经潜入约克市中,或与昨晚的爆炸有关,是一周前恶魔事件的重大嫌疑人。

    事态紧急,凡是提供有效线索的,皆可以获得一磅奖励,提供重要线索的,可以获得五磅至十磅不等。

    格拉奇皱了皱眉,作为一周多之前就开始着手准备恶魔仪式的负责人,也是昨晚因仪式中断而产生的爆炸的见证者,他的心中充满疑问。

    一周前恶魔事件的重大嫌疑人?我怎么不知道啊,难道是使者派来的助手?不会的,我们准备了这么久都没被发现,这个人怎么……格拉奇有些搞不懂,忽然发现通缉单上的画像有些面熟,他猛地转身,身后已经没有了那个身影。

    他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通缉单上画的人,和刚刚撞到自己身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

    上湾区临近利姆斯河的位置,一座看上去年代有些久远的双层斜顶屋中。

    昂都坐在二层长条会议桌的末端,手中拿着一份此刻应该已经遍布城内的通缉单,嘴里叼着一个圆形红豆面包。

    他不敢看左手边死死盯着自己的切茜娅,直接用通缉单挡在左脸,看向右边的两个人。

    “塞林大哥,辛苦了……”

    名叫塞林的人一副标准中年人的模样,虽然头发略微花白,但精神依然矍铄,他瞥了一眼昂都,直接打断道:

    “我们之间可以省略这些没有意义的客套话,情报呢?”

    昂都把通缉单放在桌上,迎着切茜娅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干巴巴笑了一下。

    “就是关于这个叫苏格的,我想问问大家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