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68章  狼烟四起
    朱华栋等虞折的话一落后,说了一句:“我家老爷子已经说了确保你的市长之职,放心吧。对了,你听到什么了?”

    朱华栋还是忍不住八卦般问了虞折,对于郭江艳那个女人,母亲祝素芬虽然人在南方,心还在陕北,他很清楚母亲一点也不快乐,有几次他很想对母亲说回美国去吧,可母亲总是眼巴巴地朝着北方望着,他知道她在等那个他不愿意叫一声爸爸的人。

    “江艳省长现在找丁长林谈话,就是查靖安市货运机场一案的那个反贪局副局长,省委书记路天良的人,外界传他一定会接靖安市市长人选,而且传得最凶的一个人。

    华少,要不要你回来一趟?我这边为你准备的礼物替你保管着,一回陕北,我就送给你。”虞折如此对朱华栋说着,内心巴不得这个公子爷马上回陕北。

    “好的,我问问我妈,我妈愿意的话,我们就马上动身回去,我会让我妈再盯着老爷子的,你放心吧。”朱华栋回应了一句,内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他对这个郭江艳从来没什么好感,一个逼得母亲这般不开心的女人,他怎么有好感得起来呢?

    等朱华栋挂掉和虞折的通话后,直接把虞折的话对母亲添油加醋了一番,祝素芬本来就不愿意来南方,现在一听儿子如此这般说时,内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儿子,我们再等等,如果这个女人敢不听我们家的话,我有她好看的!这么多年,我忍气吞声,她现在上来了,如果不能替我们家办事,要她何用!”祝素芬说这些话时,说得怨念极重。

    而此时的郭江艳却冲着丁长林冷冰冰地说道:“长林局长,你这攻课做得倒是十分扎实,有这功夫,你怎么不好好地工作呢?怎么不多想想如何为老百姓做更多的实事呢?你只有心系老百姓,把自己的执政能力做强,做大,谁能阻止你的进步呢?

    年轻人要求进步可以,要靠实力一步步干上来,不要幻想着一步登天,更不要走歪门邪道!”

    丁长林万万没想到郭江艳竟然说出这番话来了,他吃惊地瞪着这个女人,这个一步步靠着歪门邪道上位的女人,居然大言不惭地来告诉他如何心系老百姓,如何一步步靠实力上来?

    丁长林觉得这个世界还真有这种厚脸皮的女人啊,明明自己没有实力,明明自己靠着不择手段爬到了这个位置,她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教训年轻人,而且说得这般正义凛然了。

    “郭省长,如果您是提醒我这件事的话,请您放心,我丁长林还是条血性汉子,我不会走歪门邪道的,而且我至今为止,我没有找过任何人!另外,我丁长林一心想为老百事办实事,办点解善民生的事情,好多老百姓太苦了,活得太艰难了,体制上的东西我们动不了,但是地方经济和治安,我们有能力抓一抓,有能力让他们活得更象一个人!

    不好意思啊,郭省长,如果您还没有别的事情,我该去上班了。我们正在合并,很忙的。”丁长林说着这番话时,整个人已经站了起来。

    “你!——”郭江艳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丁长林会这样对她,她现在是堂堂陕北省的省长,而且目前是书记和省长一肩挑着,他一个小小的副厅居然敢忽视她,这是郭江艳没想到的。

    “郭省长,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丁长林看到了郭江艳气绿的那张脸,故意问了一句。

    “滚,滚出去!”郭江艳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把文件朝丁长林身上砸了过去,一边吼道。

    “我不会滚,因为我只有两条腿!”丁长林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郭江艳更恼火了,把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部砸在了地上——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欧阳兰,她赶紧从秘书室跑了过来,撞上了笑得不对劲的丁长林,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理他,直接进了郭江艳的办公室,一地的文件,她一下子惊呆了。

    “老大,这,这是怎么啦?”欧阳兰吃惊地问。

    “出去,让我静静。”郭江艳冲着欧阳兰吼了一句。

    欧阳兰不敢再多问一句,只得退出了郭江艳的办公室,可她不放心郭江艳,她是第一次见郭江艳发这么大的火,一个电话打给了洪玉,电话一通,她赶紧说道:“玉姐姐,老大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她昨晚说好回办公室也没回,刚刚找丁长林谈话,结果办公室的文件撒了一地,到底怎么一回事?”

    洪玉一听,对着欧阳兰说了一句:“你不要管这件事,我现在忙。”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洪玉一个电话打给了丁长林,丁长林刚刚出了政府大楼,见是洪玉的电话,接了就问道:“玉姐,有事吗?”

    “江艳找你谈话了?你们谈什么了?”洪玉急急地问道。

    “玉姐,我对你说过,你不要再提我的事情,她以为我攻关攻到了你那边,而且她极恼火,我想应该朱家施加,要上的人是虞折吧,虞折这一段活动得极密切,你不要再为我的事伤了你们之间的和气,我真的谢谢你,但是政治上的事情,与你们做生意还是有区别的。

    玉姐,你安心做的生意,报仇的事情再等等,等合并后,我的工作安定下来了,我还是会继续查的。

    另外,朱家在背后可能控制了江艳省长,所以你也应该理解她,她很矛盾的,一方面想摆脱朱家,一方面她现在又没这样的能力,再加上你又逼她,她当然会把火撒我身上了,没事,没事,她火发完后,会慢慢调整自己的,你暂时不要再逼她,冷一冷好吗?”丁长林认认真真地对洪玉说着这些话,他希望洪玉能听得进去,很多时候,政治包括的内容太复杂,也太敏感,不是一个置身在外的人能够看得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