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78章  不愿意被绑架
    郭江艳的话一落后,会议室又开始议论,这一次说的却不是人选问题,而是到底要不要民主?还是继续沿续过去的老一套,由某个人说了算,这些议论针对性还是很强的,谭修平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不仅仅是他和郭江艳不愿意再被朱家绑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愿意被朱家再绑架!

    被朱家把持了多少年,大家好不容易换口气,谁愿意又来一个朱家的傀儡呢?

    谭修平在这个时候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不能说话,说什么都是错的,由任郭江艳点了钱从文的名字,钱从文一上来,并没说他们有个名单,而是看着会议所有人说道:“我老钱要退休了,同仁们都知道,你们也知道其实这种事是有名单的,大家心照不宣罢了,既然大家都愿意走真正的民主,我建议各位同仁投票决定吧,大家投自己心目中最适合的人选,由我和明渊书记当场唱票,监票。

    书记的人选是沙荣川同志,这个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市长的人选,各位同仁请开始投票吧。”

    钱从文说完这话后,直接看着郭江艳说道:“江艳省长,让服务工作的同志进来两个,负责记票,您看如何?”

    “好,各位同仁开始投票吧。”郭江艳一边回应钱从文,一边如此说了一句。

    接下来,会议室里的十几个常委们开始投票了,因为只投市长的人选,而且大家针对性都很强烈,投完票后,由服务工作人员收了上来,钱从文和侯明渊一个唱票,一个监票,工作人员记票。

    整个程序走完后,丁长林居然是全票,而虞折竟然只有一票,这个让郭江艳格外地意外,这一票到底是谁投的,郭江艳不清楚,而投这一票的人,铁定会向朱集训汇报今天投票的整个过程和结果的。

    这样的结果一出来,谭修平是一脸的平静,其他的人则是一脸的欣喜,看来这一票应该是郭江艳投的,看来郭江艳是铁定要做朱家的傀儡!而这个结果却把他们对虞折的想法,不,是对朱集训的违背暴露得一揽无余。

    郭江艳完全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的,只有一票投虞折,早知道这样,她应该投虞折一票的,至少她能在朱集训面前坦然面对,可昨天说完了,他们三个人都投丁长林,如果她违背了,万一丁长林的票数不够,她还怎么让谭修平相信她呢?

    接下来的会议郭江艳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收场的,因为虞折只有一票的事情,会议室的男人们投向郭江艳的目光怪怪的,可她还不能解释,这一票不是她投的,这一票又是谁投的呢?

    怎么样结束这个会议的,郭江艳自己都不知道,从会议室出来,她的脸黑成了煤炭。

    而郭江艳的人还没到办公室,关于投票的结果却已经传到了朱集训耳朵里,他没有给郭江艳打电话,而是直接就杀到了她的办公室里。

    郭江艳没想到朱集训这么急,更没想到他如此气势汹汹。

    那个投了一票的人果然把这件事告诉了朱集训,那个人到底是谁,郭江艳却是一无所知!

    “江艳,你太让我失望了!”朱集训劈头盖脑地冲着郭江艳吼道,而且这是朱集训第一次这么大声音,这么气愤地冲她吼着。

    欧阳兰就守在郭江艳门口,她一听朱集训这么训斥郭江艳,很想破门而入,很想冲着朱集训破口大骂,一个退了休的老东西,还有什么资源再要求郭江艳做这做那呢?

    “是谁投了虞折一票?”郭江艳没有解释,而是看着朱集训问了一句。

    “虞折的一票不是你投的吗?”朱集训吃惊地问了一句。

    朱集训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听说虞折只有一票时,他坐不住,直接赶了过来,他以为这一票是郭江艳投的,他以为谭修平在最最关键的一瞬间背弃了他,没想到这一票不是郭江艳投的。

    “老大,今天的会议真的不属于我可以控制的,大家一致反对虞折,在这个情况下,我如果再投虞折的票,等于公开和他们为敌,接下来的工作,我还怎么去做呢?”郭江艳看着盛怒中的朱集训解释着。

    “你和谭修平手里握着这么重要的权力,昨天你把名单送给我了,你们难道没有下去做通工作吗?这么样一件事,你们居然能搞砸,我对你,对修平太失望了。

    你把修平喊过来,我想听听你们是怎么样表面一套,内心一套的,和我玩这种把戏,你们还嫩着呢!”朱集训已经失去了理智,手指差一点就要指到郭江艳的鼻子了,这让郭江艳说不出来的愤怒和不舒服!

    “这件事是我一个人所为,你要怪就怪我吧,不关谭哥的事,而且是我要求他们不要投虞折的票,虞折这么高调地四处攻关已经是犯了大忌,如果再让虞折上位,我这个省长还怎么当!接下来,我如何主持靖安市货运机场这个项目?

    老大,你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还是希望看到我有所作为的吧?不仅仅只是你老人家的发声筒吧?如果仅仅只是充当你老人家的发声筒,这个省长,我不当了!

    再说了,能上任这个位置,是我把自己卖给了岳冠峰!我把自己卖给他的痛苦,你知道吗!我把自己卖给他,受到的侮辱你又知道吗!他的变态你知道吗!你现在跑来指责我,可你想过我的处境吗?

    一会议室里的男人们异样地看着我,一会议室的目光如针尖一样刺着我,他们认定我就是你们朱家的傀儡!

    老大,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要来骂我,我的苦衷找谁说去!”郭江艳说着说着,委屈和屈辱的眼泪一滴滴砸在了她的手背之上,如北极般的寒冷顿时侵透着她,她不由得整个身子颤抖起来。

    眼前站着的这个视自己为宝贝的男人,越来越模糊,整个世界也越来越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