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86章  坏事传千里
    郭江艳哪里知道此时的朱集训有着如此之复杂的情绪,而朱华栋大闹郭江艳办公室的事情如同长了翅膀的消息一般,迅速传遍了省委、省府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传到了谭修平的耳朵里的,他的秘书现在是乔一川,赵亚德之前的秘书,自愿跟了谭修平,这让谭修平还是比较心慰的。

    乔一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谭修平,是秘书群里都在关心欧阳兰,孟向阳率先在秘书群里安慰这个兰小主,乔一川便问清楚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不,立即敲开了谭修平办公室的门。

    谭修平看着乔一川问道:“怎么,一川?”

    “老板,”乔一川叫了一声后,就把整个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谭修平,谭修平一听,头大了,这个朱华栋啊,怎么就这样不省心呢?

    “好,我知道了,我问问老商,你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告诉我。”谭修平挥手让乔一川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乔一川一走,谭修平立即给商丘禾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问道:“老商,华栋走了吗?”

    朱华栋被商丘禾安慰住了,正在品茶,茶当然是上好的茶,而且确实也是商丘禾平时舍不得喝的,朱华栋看到他从抽屉最最里层拿出来的,自然是藏得了一些日子,这让朱华栋很受用,他喜欢被人尊重,喜欢被人华少,华少的叫着,当然有人叫他朱少的,为这事被朱华栋大打出手,那个时候,朱集训还在台上,他哪里忍受“猪少”的称呼,无论别人是有意还是无意,从那以后,大家心照不宣地喊他华少了,再也没人敢叫“猪少”。

    朱华栋其实长得极帅,一米八几的身材,如果不是长期吸那玩意,如果不是玩世不恭,他一定是一个极受姑娘们喜欢的多金主,可现在成了这样了,郭江艳厌恶的同时,也是极痛心的,她自然把这笔帐记到了祝素芬头上。

    但是谭修平不会如郭江艳那么想,他是做父亲的人,自然理解祝素芬,也更理解朱集训的无奈,摊上这么一个儿子,天底下几个父母舍得痛下杀手呢?

    只是谭修平没料到祝素芬会在这个时候杀回了陕北,而且这次没让他去接机,这次还不接他的电话,就这样让朱华栋打上了郭江艳的门,影响当然是极恶劣的。

    谭修平不希望商丘禾更多介入朱家的事,可偏偏朱华栋就在商丘禾的办公室里,他不得不给商丘禾打这个电话。

    商丘禾一听谭修平如此问,赶紧说道:“修平书记,华少在我这里,正在品茶,是我藏着舍不得喝的好茶,您要不要过来喝一杯?”

    谭修平更加无语,这个朱华栋啊,他说不出来的郁闷。

    “好,我马上过去。”谭修平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朱家的那些破事,谭修平不得不去灭火。

    谭修平急匆匆地去了省府这边,他直接去了商丘禾的办公室,朱华栋一见谭修平来了,气冲冲说道:“谭叔叔,那个女人,你去教训,教训一下,她再敢威胁我,老子有她好瞧的!”

    “小栋,你不是孩子了,喝完这杯茶,回家去,我下班会去你家,让你妈炒几个茶,老商,要不要我们过去喝几杯?”谭修平说到后面,看着商丘禾问道。

    “我晚上还有客人要陪,兄弟市的同学过来了,晚上约着一起坐坐的,对不起啊,修平书记,改天有时间,我作东,来我家喝几杯吧。”商丘禾一脸坦诚地说道,其实商丘禾很明白,谭修平害怕朱华栋继续乱说话,他虽然是郭江艳的秘书长,可他和郭江艳不是一条船上的人,这一点,谭修平很清楚明白的。

    而郭江艳这个时候听欧阳兰说谭修平去了商丘禾的办公室,她坐着没动,她知道自己不能出去,今天丢人丢得够大的,她不能再出门惹火,而且她还不能给朱集训打电话,如果是从前,她受了祝素芬再多的委屈,她可以在朱集训面前撒个娇,一切都能化解掉,那个时候,朱集训就有这种力量,正因为这样,郭江艳才如此依赖和崇拜朱集训的。

    丁长林上任的第一天,朱华栋就如此大闹,如果不是虞折提前给郭江艳打了这个电话,她会把帐算在虞折头上。

    而此时的靖安市,大家都被丁长林上任的宣言所鼓舞着,不得不说丁长林上任的讲话稿写得太棒了,一如一篇振奋人心的优美散文,这可是丁长林接到通知后,精心写出来的文章,他修改了不下十次,作为秘书出身的他,他清楚语言的力量,更清楚讲话稿会给自己带来多少加分。

    丁长林正在激情四溢地讲着他对未来靖安市发展的种种设想之际,看到了虞折一脸忧心的进了会场,同时,丁长林也看到了沙荣川在看虞折,钱从文的目光也在虞折脸上逗留了一下,丁长林内心暗想,一定是省里出什么事了,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虞折不会跑出去接电话,更不会是这种表情回到会议室。

    谭修平除了对郭江艳能力的担忧外,同时也想到了靖安市上任的丁长林,自然想到了虞折,这个时候来闹场子,虞折到底对这个惹事生非的朱家大少爷说了些什么呢?

    谭修平在商丘禾回应完他的话后,目光再次看住了朱华栋。

    朱华栋还是大大烈烈地说道:“谭叔叔,坐下来喝杯茶,商叔叔这茶真是好茶。”

    谭修平笑了一下,没坐,而是说道:“小栋,叔叔等你,你喝完这杯茶,就回去告诉你妈,我下班后带酒,带茶过去,我们好好喝喝酒,品品茶,怎么样?”

    “好,太好了,我妈和那人吵架呢,你让那人晚上回来吃饭吧。”朱华栋再怎么混球,对母亲祝素芬还是极维护的,如此回应了谭修平一句,茶也没再喝,起身就打算离开商丘禾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