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88章  投石试浅深
    商丘禾走进郭江艳办公室的时候,郭江艳整个人还在发呆,突然而来的打击以及她对整个局势判断的失识,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她真的适合走官场吗?她为什么不听洪玉的话,和她,和欧阳兰一起移民异国他乡呢?哪怕去澳大利亚买片地,也比现在这种又丢人又尴尬的局面强吧。

    郭江艳整个状态不在线,这个时候商丘禾敲门,她以为是欧阳兰,喊了一声:“进来。”

    商丘禾推门而入,郭江艳见不是欧阳兰,吃了一惊,但很快强迫自己调整好状态,挤出笑容来迎接商丘禾。

    “老商,谢谢你啊,坐吧。”郭江艳第一次对商丘禾表示着自己的感谢,也是第一次这种态度对待商丘禾。

    对于这个秘书长,郭江艳不是没想过要换掉,可是换谁呢?她刚上位,放眼整个省府大院,甚至放眼整个陕北,还有谁比商丘禾更适合坐在这个秘书长的位置呢经?

    无论是打理整个省府这边的工作,还是起草重大的报告,商丘禾就没有过出错的记录,特别是孟向阳这种怪咖,只有商丘禾能忍受孟向阳的吊二浪荡,也只有商丘禾能激发孟向阳最最惊艳的重大会议报告,这在整个省府大院是公开的秘密,这也是郭江艳明知道商丘禾对她不近不远,而却无法换掉她的理由。

    只是今天,郭江艳在朱华栋要来的第一念头之中,想到的人是商丘禾,尽管欧阳兰没去喊这个男人,可最关键的时候,这个男人三言两语,就让朱家那个败家玩意进了商丘禾的办公室,而且据说那个败家子还兴高采烈地出了省府大院,回了自己的家。

    当然了,谭修平也来了,但是谭修平没有找郭江艳,反而是商丘禾来找她了,这也是她吃惊的又一原因。

    “好的,谢谢江艳省长了。”商丘禾直接坐在了郭江艳办公桌对面。

    “今天的事,”郭江艳见商丘禾坐下来后,极难为情地启齿说着,但是商丘禾却打断了郭江艳的话。

    “江艳省长,修平书记刚从我的办公室离开,我想,我还是有义务来汇报一下这件事,尽管这是朱家的家务事,但是影响了我们的工作,于公于私都是我这个秘书长的失责,对不起,江艳省长,下次我一定会注意,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

    楼下的保安队,我会叮嘱他们的,闲杂人员一律不允许再放进大楼里来,这是组织纪律,是我的失误了。”商丘禾看着郭江艳,一脸坦荡地自我检讨着。

    郭江艳明明堵得极难受的内心,听了商丘禾的这些话后,如同沐浴了春天一般,又温暖又意外,这个在她印象里如同谭修平一般死板,甚至终日没一丝笑容的秘书长,原来如谭修平一样,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人。

    “丘禾,谢谢你,谢谢你。”郭江艳看着商丘禾,亲切地叫起了他的名字,而且一连声地道谢着。

    这个男人给了郭江艳台阶下,而且化解掉了她的尴尬,当然也表了态,不会再让朱华栋这么轻易地找到她,有什么事,他会在第一时间阻住朱华栋的。这些,就算商丘禾没说一句,郭江艳也能明白他这些话背后的含义。

    “江艳省长,这也是我份内的工作,之前的失职,你没怪我,是你的大度。如果你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忙了。”商丘禾说完,站了起来,他要表达的意义表达到位就行,对于郭江艳,商丘禾没有太多的成见,也没有太多的亲近,只是出于一个男人对女人性别上的偏见,在今天的事情上,他倒是还有几分同情这个不应该挤进男人堆里来的女省长。

    “丘禾,下周祁珊冰老总要来陕北,听说还带来了她指定的具体总负责人,你到时和我一起去机场接个忙,可以吗?”郭江艳看着商丘禾柔声地问了一句。

    商丘禾一怔,不过很快说道:“我听省长安排。”

    “好的,你下去吧,让小孟起草一份全省干部大会的报告,我想召开一次全省干部的电视会议,把省里近几年的发展总结以及接下来的发展动态,还有发展要求向全省的干部们作一个传达,最好定在祁珊冰老总到来之前,她一来,我们的精力就要扑到货运机场这一块了。丘禾,时间安排,你去定一下,定好通知我一声就行。”郭江艳还是把她内心的想法给商丘禾讲了出来,本来这份报告,她之前是准备自己拿的,一来她想在全省干部面前树立一个正面的,靠着真才实学上位的一个女省长形象,二来,她之前是不信任商丘禾的。

    “这样最好,确实需要一次这样的大会,我下去准备,我会让向阳认真写好这份报告,江艳省长,您就放心吧。”商丘禾确实同情郭江艳起来,到底是女人,只要一示弱,男人的那种保护欲以及征服欲自动就跳出来了,商丘禾也不例外,想也没想就愿意支持郭江艳的工作了,至少这个女人顶着压力投了丁长林一票,至少这个女人愿意为全省的经济发展而努力,就算她想改变自己的形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从郭江艳办公室出来后,商丘禾直接按了内线电话,把孟向阳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他要郭江艳的要求一说着,孟向阳一下子跳了起来,头摇得如同吃了摇头丸的一样。

    “老板,您有没有搞错?她可是朱家的人,人家朱家的公子都喊她姨娘了,您还要帮她正形象?我没听错?”孟向阳急急地问道。

    “去好好写,这是政治任务。对了,你想不明白,就问问长林,为什么要好好写这份报告,另外,下周祁珊冰老总就要回国,还会带一个执行老总回来,让长林准备好,新上任,凡事做得前面才不会出差错。还有,你私下和长林见面,另以为我不知道。”商丘禾一说这些话,一边挥手让孟向阳出去。

    孟向阳再想多问,在这个时候,他也清楚不能再问,而是带着一肚子疑惑朝着自己的秘书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