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89章  要顾全大局

    孟向阳回到了自己的秘书室,一个电话就给了丁长林。

    上任就职宣言会议开完了,无论是沙荣川还是丁长林都极力挽留钱从文留下来吃饭,虞折也凑过来,极热情地挽留钱从文,尽管只能在政府食堂里吃这个饭,沙荣川和丁长林是真心很感谢钱从文的,沙荣川能坐上这个书记一位,他尽管没有直接问过钱从文,但是钱从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他稳住。

    终于沙荣川上任了靖安市的书记一职,而丁长林也成了靖安市的市长,他和丁长林之间因为年龄之间的差距,再加上他和丁长林之间都是倾向于路天良这边的,说白了,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丁长林这么聪明,不会拆沙荣川的台,只好一心一意把沙荣川再送上一步,尽快去省里任职,这一点沙荣川很明白,丁长林能做到!

    但是虞折这个时候如此热情地凑了过来,这让沙荣川和丁长林还是很意思,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就是在这个时候,孟向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丁长林一见是孟向阳的电话,赶紧对着沙荣市说道:“书记,我接个电话,您留留钱部长。”

    丁长林一说完,急步走到了一个避静的地方,他的举动让钱从文怔了一下,当然虞折也看到了,但是虞折答应过郭江艳,不会下绊,他得努力做到,无论他内心对丁长林有多少不服气!

    这个时候上,黄吉美,柳谊生,还有接替方胜海位职的潘志朋以及宣传部长胡青山都朝着钱从文这边走了过来,钱从文赶紧收起了自己疑惑,答应沙荣川留下来吃饭。

    一行人就朝着政府食堂走去,丁长林还在接孟向阳的电话,孟向阳把商丘禾的话告诉了丁长林,一讲完,他就问丁长林:“长林,商老板让我问你,说你知道为什么要替郭江艳正形象?那女人被朱家公子追着喊姨娘了,还有屁的形象,这形象靠我起草的一份报告就能正回来的话,成本也太低了吧?”

    丁长林听完孟向阳的这些话后,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商丘禾这么欣赏自己,而且还让孟向阳来问他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是从前,丁长林一定会如孟向阳一样想,但是现在他不会这样想,更不会如此看问题。

    “孟哥,这篇报告你一定要把你所有的才华都展示出来,这不仅仅是郭省长正形象的问题,而是关乎接下来货运机场能不能顺利落户,关乎境外的资金能不能更多流入我们陕北的大事。

    经济发展是每一个地方的根本,你也知道的,这几年陕北大的报告都是出自你之手,这里面有多少水份,多少真实,你比我更清楚。

    无论郭省长的私事多么不堪,只要她愿意为老百姓做事,肯为老百姓做事,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虽然她背后确实有朱家,但是从我这么快被送上任这事瞧,她不愿意做朱家的傀儡,否则朱家的公子不会把这件事搅动起来?郭省长是姨娘又不一天两天的事情,之前朱家公子怎么没来闹,怎么偏偏现在来闹,说来说去,还是郭省长不听朱家摆布而已。

    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我们在背后给郭省长力量和支持,只要她力抓的货运机场做圆满了,老百姓的呼声就会高起来的。现在多少人不肯做事,不愿意做事,我们置身于这个磁场之中,比老百姓看得更深,更透,是不是?

    孟哥,这件事就要拜托你了,一定要把你最好的文字风格展示出来啊,这篇报告会上相关理论杂志,也希望转到华人圈里去,欢迎更多的资金回来,这两年风向真的很不利于整个陕北的发展了,好一点的民企都在想办法移民,长此下去,对实体业是一件很大的伤害。

    孟哥,商老板比你,比我看得更高,更远,否则他不会出手帮郭省长的,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丁长林一口气把自己的分析和想法和盘端给了孟向阳,既然商丘禾想让自己回应孟向阳,大约也是在考验他对这件事的基本看法。

    丁长林经过了路天良和秦方泽的考验,更清楚有多少双眼睛地盯着他,这么年轻坐上了这个位置,如果不是靖安市的混乱,就凭他现在的资质,根本坐不上市长的位置,多少人排资论辈都没排上市长的位置,跑得最凶的虞折只是其中的一位,而丁长林却坐上了这个位置,他除了要实力来证明他没负这个位置外,就是要尽快地用领导的思维,顾全大局。

    丁长林的这番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孟向阳一听,笑了起来,不过很快就说道:“长林,你果然就是当领导的料子,我果然就只能做一辈子的笔杆子,我太主观意识了。”

    “孟哥,上帝造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你这支笔杆子在陕北无人可比了,将来留传下去的是你,而不是我。文字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历史留下来不都是文字的东西吗?

    冯道老人家如果不留下《权经》,会有这么多人把他当成官场教父吗?所以说,文字的力量真的是不可小瞧的力量。真的,孟哥,我今天的上任宣言,是我修改了十来次的讲话稿,我虽然是照着念的,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全场参会的靖安市的干部们非常意思和惊讶,甚至是从文部长也惊讶,我做了大量的功课,对整个靖安市的布局都点到了。

    孟哥,你的这份报告也要精心布局,我等会把我写的那篇上任宣言发给你,只是供你参考,你在文字力量方面绝对是完胜于我的,就是这个思维方面,我可能会全面一点,我在你面前就是王婆卖瓜了。”丁长林继续坦诚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他就是一心想让孟向阳写好这份报告,于公于私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对少于丁长林而言,他确确实实如此理解的,否则商丘禾让孟向阳问他又有何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