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898章  相思之苦
    孙青海见丁长林对米家姐妹这么关心,很高兴地找他写的报道去了。

    丁长林继续起草着货运机场的相关文件,他能想到的全部列了出来。尽管祁珊冰对他确实有很大的帮助,尽管朱先生基本上是他的引路之人,但是关系到整个靖安市的重大项目之际,丁长林实在不敢马虎。

    商丘禾之所以让孟向阳提前通知了自己,一定就是出于对整个政府接下来要参于谈判的考虑,这些问题都是丁长林要想在前面的。

    沙荣川彻底把政府这边的工作丢给了丁长林,他不会再参与政府这边的工作,特别是货运机场的工作,沙荣川躲都来不及,不会来政府这边指手划脚的,正因为丁长林知道这一点,更因为郭江艳还有谭修平相信的人是虞折,丁长林更在这么重大的项目中做到滴水不漏,至少做到问心无愧,这是丁长林真正的想法。

    想到米思娣时,丁长林关于那段苦涩的日子自然会窜出来,现在想想,他是感激那段日子的,感激米思娣在他最最苦闷的日子里陪伴了他,并且帮助了他,只是他确实没时间去看她,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做。

    丁长林强迫自己收起思绪,再一次投入到了货运机场的准备之中。

    而孙青海找到了他写的采访报道稿,他并没有马上给丁长林送去,而是一个电话打给了米思娣,电话一通,他就笑着说道:“米总,当年极力推崇长乐村乡绣的丁局长回来了,现在当市长了。他问我写你们乡绣的报道呢,我已经找到了,马上给丁市长送去,您那边也要准备,准备,丁市长说忙完货运机场的落户工作后,就要去长乐村走一走,看一看。

    对了,米总,我现在是丁市长的秘书,您那边的规模还可以再做强做大一些,继续利用网络,做成乡绣的网红代表,往国外输入。”

    孙青海今天是太兴奋了,而且他发现自己的点子今天也格外多,就如此这般地对米思娣说着,这个想法缘于最近火遍神州大地的网红青流姑娘的美食文化,尽管那么多人都在说这姑娘美化了乡村,乡村没那般世外桃源,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用最最原始手工传统,最最美丽的视觉冲击力量,把中国的美食传播到了国外。

    那么米思娣的乡绣一样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外输出,孙青海这个思维当然也是建立在丁长林的思维之上,比丁长林更与时俱进的时,孙青海完完全全成长于网络时代了,更清楚网络的力量,新生事物的力量!

    米思娣不再是当年那个见了丁长林就脸红的乡村小媳妇了,但是对丁长林的思念她从来没有忘,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之前她一直用丁长林在省里,丁长林在干大事来压抑自己不给丁长林找任何的麻烦,也没给丁长林打过一次电话,可孙青海的电话彻底的搅乱了米思娣,关于丁长林的全部记忆和思念疯一般地冒了出来了,她在孙青海的话一落后,下意识说道:“孙秘书,我现在就来市里,你给我讲讲这个美食姑娘吧。还有,我要给丁市长带一件礼物来,他一定会喜欢的。”

    “什么礼物?”孙青海没想到米思娣这般急切,而且还要给丁长林送礼物,一下子吓着了。

    米思娣赶紧说道:“孙秘书,你别害怕,就是冯道老人家的《权经》的手工绣,是丁市长当年守墓时写的书法体,我照着他写的手绣了一份,绣了一年多呢,前一段日子才绣完。正想着找机会送给他呢,正好听您讲讲文化输出的事情,再把这份礼物送给他。”

    孙青海一听,又惊喜又意外,同时,他隐约感觉到了米思娣和丁长林之间一定是有故事的,而且是深入的故事。

    “好的,好的,米总,您来了后,我请您吃饭,如果丁市长有时间,看看他能不能参加,没时间的话,我带您去他的办公室,您亲手交给他,好吗?”孙青海赶紧说着,他此时已经明确地意识到,他可以通过米思娣这层关系,迅速成为丁长林最信任的秘书。

    上天从来不负有心人,读了那么多史记,看了那么多官场小说的孙青海,很清楚如何成为领导最最信任的人。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只要有平台,他一定会让自己闪光发光的。

    米思娣没想到了孙青海这般热情,在他的话一落后,她马上说道:“孙秘书,您这是说哪里的话,我请,我来请。我在小蓬莱酒店订好位置后给你电话,不见不散。”

    米思娣说完这话,就挂掉了电话。此时的她,心已经跳到了嗓子口,此时的她满大脑全是丁长林。她和冯海涛已经正式离了婚,因为冯海涛把第五莲带回了长乐村,有了城里的媳妇,冯书记自然乐意接受第五莲,还把拆迁款全部给了第五莲,在城里买了房子,就等着结婚。

    米思娣这几年介绍的人一波又一波,她谁都不见,谁都不谈,妹妹米思蓝都已经结婚,嫁给了打造长乐镇特色小镇的乔道能老总的小公子,两个人是一见钟情,就因为了乔道能家提供的资金支持,米思娣和米思蓝全能放开手脚,把乡绣做成了整个靖安市的传统文化典型,全村的女人全部被这对姐妹俩给调动起来了,当初镇里给的那间小屋已经溶不下,在乔道能打造的特色小镇的规划中,就多了一条乡绣一条街,全部是米思蓝和乔家小公子的产业。

    可米思娣任由米思蓝说破了嘴皮,就是一个男人不见,一心一意埋头做着她的乡绣,她绣的清明上河图买了一百多万,这让米思娣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她为丁长林绣这个《权经》就是背着妹妹米思蓝偷着绣的,她幻想着有一天一定要亲手交给丁长林,没想到丁长林真的荣归故里,当了市长。

    米思娣那种急切见丁长林的心情,再也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