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900章 一个都舍不下

    孙青海见滕文生这么严肃认真,惊出一身冷汗,但还是极快地说道:“滕主任,我还年轻,有什么做得不对,有什么需要做的,还请您多多指导和指点。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做秘书,这秘书的工作到底要怎么做,我,我确实需要一边学习,一边摸索!”

    “秘书的工作说白了就是服务和忠心!一切为市长服务,一切为市长忠心!做好这两条就可以的,我之所以来找你说这些话,是担心你年轻,被几句好话套套,就顺着别人的思路走歪了。

    现在,你知道了谁才是你真正服务和紧跟的老板,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的。我走了,有事给我电话就行。”滕文生说完,也不管孙青海如何想,一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年轻人的办公室。

    滕文生之所以来告诉孙青海这些,就是看到了虞折从刘世玉的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去了潘秋桃的办公室,他们在一起嘀咕准没好事,他没对丁长林讲这些,而是提醒了一下孙青海,他很清楚,无论是虞折还是刘世玉,目前是不敢对丁长林下手,他们如果使坏,针对的人一定会是孙青海!

    滕文生说什么都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替丁长林眼观一路,耳听八方!

    滕文生在死盯虞折他们时,没想到米思娣会在这个时候到了市里,而且订的位置是小蓬莱,等丁长林和孙青海下班赶到小蓬莱时,撞上了虞折的秘书陈旭升,他和丁长林打过招呼后,迅速调查了丁长林和孙青海在这里来见什么人,这一查,米思娣和丁长林的事情,被陈旭升翻了一个底朝天!

    丁长林和孙青海都没往另处想,特别是丁长林,他不是一个人来见米思娣,倒也大方,可是真的见到了米思娣,丁长林就没那么自然了,而且米思娣今天的打扮显然是极用心,衣着一套米色长裙,在民俗长裙的基础上加工而成,让这套长裙极有特色,而且长裙上的刺绣,都是她自己亲手绣的,这套衣服也是她第一次穿,就因为丁长林曾经说过喜欢她穿民俗的衣服,但是太过民俗来到城里总是怪怪的,她才设计了这么一套有着民俗特色,但又不是纯粹民俗的长裙来见丁长林的。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孙青海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是啥关系了,他借着让服务送菜的名义出了包间,而丁长林没有阻止孙青海,毕竟在他最最困难的时候,是米思娣偷偷把私房钱给了他,那个时候,米思娣不是现在可以一幅手绣买到一百多万的,那个时候的她比丁长林更穷。

    看一个人帮自己不是看这个人给了你多少钱,而是这个人如果只有十块钱,把十块钱全部给了你,你在这个人心目中的重要性是可想而知的。一如米思娣对丁长林而言,她宁愿自己受苦受穷,也要把钱用来帮助丁长林,这份恩情,丁长林其实一直没有忘。

    “思娣,我真的替你高兴。”丁长林等孙青海离开后,说了这么一句,他也不知道该对米思娣说什么,他的感激?还是他的高兴?甚至是他对她残存的那点念想?

    无论是哪一种,丁长林都觉得他和米思娣之间都回不到从前。

    “长林哥,我为你高兴,我真为你高兴。你终于有今天,一听说你回来当市长了,我,我就高兴得,”米思娣说话结巴起来,但是她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从包里拿出了那幅手绣的《权经》。

    丁长林伸手去接米思娣手里的《权经》时,两个人的手不小心撞到了一起,米思娣的手明显颤抖起来,《权经》从米思娣手里飘落在地上。

    丁长林下意识地弯腰去捡,米思娣也下意识弯腰去捡,两个人的头撞到了一起,同时“哎哟”地叫了一声,又同时直起了腰,再次四月相对时,丁长林很有一股冲动,他想抱抱米思娣。

    丁长林不自觉地伸出了双手,米思娣满脸涨得通红,怔怔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给了她爱情,给了她相思,给了她事业,可以说给了她一切,一切的男人,就是她的天,是她日日夜夜仰望的那片天。

    丁长林被米思娣如此瞪着眼看自己时,反而尴尬起来,缩了手,一边干说了一句:“我来捡。”一边重新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幅《权经》。

    丁长林打开《权经》时,整个人呆住了,这个女人居然把丁长林文字中的精神给绣了出来,那个时候的丁长林对冯道书法在精心捉摸,因为那是他敲开高层的敲门砖,那本《权经》有多重要,米思娣不懂,可丁长林懂。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对官员可以说一无所知,对官场更是一无所在,而且还没多少文化的女人,居然精准地把握住了冯道书法中的精气神,这是丁长林无法想象的。

    米思娣刷新了丁长林的又一个认知,这个女人至今还是一个姑娘,这样女人可以说放眼靖安市,不,放眼陕北甚至是整个神州大地,基本上是绝版了。在各种直播如此之广泛的现在,乡村的姑娘不再与纯朴相伍,对一眼就脸红的姑娘也是越来越少,这也是那个把乡村拍得那么美的姑娘,火遍神州大地,走出国外的原因吧,因为快速发展的当下,原本需要留住的很多东西,都在速朽。

    丁长林也是在孙青海提过那个美食的视频时,上网搜着看了几个,那种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乡村,也只有在镜头里才可能有,可击中了成千上万的人对这种乡村的追求和向往。

    丁长林觉得眼前的米思娣就是乡村的一首诗,绵长而又美仑美换地朝着他内心最柔弱的那一块走了过来,走得那般飘逸,那般唯美。

    丁长林此时此刻真的好羡慕三妻四妾的朝代,他愿意做个真心真意为老百姓服务的好官员,可他也愿意把米思娣,章亮雨,章亮雪还有文思语都纳入他的青纱帐下,他哪一个都舍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