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901章  心细如发丝

    丁长林在看《权经》的时候,米思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时候,孙青海在外面敲门,他不敢直接进。

    丁长林从《权经》之中抬头,发现米思娣在看,可他的目光和她对撞时,她的脸又红了,他笑了笑说道:“还没看够啊,小孙来了。”

    “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喊他进来吧。”米思娣头一低,起身朝着包间的洗手间走去。

    丁长林看着米思娣的背影,真心觉得这套改版的长裙被她穿出了另一种风格,美得让丁长林的心悸动着,那是与章亮雪不一样的另一种保守的美。

    丁长林也不知道怎么,怎么就把米思娣和章亮雪对比着,一个如此之纯朴,传统,一个却是中西结合中的女恶魔,两个极端之美,全是丁长林不愿意割舍的。

    “进来吧。”丁长林看着米思娣的影子全部进了洗手间后,这才喊了一句。

    孙青海推门而入,见丁长林捧着手绣在看,而米思娣不在房间里,怔了一下,想问时,丁长林把《权经》递给孙青海说道:“你看看,绣得如何?”

    孙青海本来还有些尴尬的,没想到丁长林没拿他当外人一样,把米思娣的手乡绣品递给了他,一边接一边说道:“米总绣的一定好。”

    “你看看再说。”丁长林笑了笑,接了一句。

    孙青海见丁长林这么说,接过手绣品认真地看着,这一看,孙青海也吃了一惊,尽管他没见过丁长林的书法,可是冯道的那本《权经》,孙青海在博物馆还是见过的,竟然和米思娣手绣品如此之像,而且米思娣准确无误地捉到了书法之中的精气神,这是孙青海的直观。

    “市长,米总这幅手绣品真是把冯道老人家的书法绣得活灵活现。”孙青海由衷地夸赞着。

    “不,我绣的是丁市长的书法,我不知道冯道老人家的书法是什么,我只是仿着丁市长写的权经绣的。”米思娣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的,她脸上的红潮已经退尽了,她很清楚,丁长林现在更需要注意影响,哪怕他现在是单身,也不能随随便便交往女人吧,再说了,她配不上丁长林,只要丁长林能让她远远地看着他,爱着她,她就心满意足了,她从没奢望嫁给丁长林。

    “啊?是市长的书法啊,太有冯道老爷子的风范了,市长的书法真是了得。”孙青海惊叹着,尽管他的表情有拍丁长林马屁之嫌,但是丁长林还是很乐意听孙青海如此夸他,特别是当着米思娣的面夸他。

    “好了,别只顾着说话,你去叫的菜呢?”丁长林喜欢归喜欢,但是米思娣来了这么半天,也该吃饭了。

    “对,对对,上菜吃饭,米总怕是饿了吧?”孙青海看着米思娣笑着问了一句,他此时更加确定,丁长林极喜欢这位小嫂子。

    “我没饿,不饿。”米思娣应了一句,她现在哪里有心思吃饭呢,她所有细胞里全是丁长林,爱情于她而言,比饭来得更具体。

    “不饿也得吃饭吧,我饿了,让服务上菜,对了,思娣,晚上让小孙送你回去,小孙会不会开车?”丁长林看着孙青海问道。

    孙青海没想到丁长林会如此问,一时间怔住了,米思娣却笑了笑说道:“我自己开车来的,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丁长林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米思娣是真的变化好大,也对,她一幅手绣品可以卖一百多万,还有长乐镇的手绣一条街都是她们的,她现在比丁长林有钱多了。

    “也是的,你现在是米总了,瞧我这记性。”丁长林自嘲地笑了起来,好在服务员这个时候把菜上上来了。

    丁长林尽管反客为主一般给米思娣夹菜,可她确确实实吃得很少,一旁的孙青海都看在眼里,这小嫂子眼里只有丁长林。

    在吃饭的时候,丁长林提到了拍视频的事情,这个孙青海很熟悉,讲解了一番,米思娣还是听得很投入的,不过听完之后,她说了一句:“这事思蓝挺适合折腾的,回头让她折腾去,我只想好好地把手绣品做得更完美,超过博特馆里呈列的那些作品。”

    丁长林没想到米思娣会有这样的意识,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不得不说这女人自信多了,看来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有了自己的事业,自信这个东西就自然而然地附体了。

    丁长林,孙青海还有米思娣在包间里交谈甚欢之际,陈旭升一直在留意他们的包间,这件事他也给虞折做了汇报,虞折尽管没多说什么,但还是希望陈旭升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弄得更清楚一些,手里拿着铁证总比没有强。

    等丁长林、米思娣还有孙青海吃完饭后,丁长林让孙青海去埋单,米思娣却笑了笑说道:“我已经埋过单了,我在这里充值了一张卡,孙秘书,你拿着吧,食堂的饭不好吃时,就来这里加加餐。”

    孙青海很清楚米思娣这卡不是给他的,显然是担心丁长林吃得不好而办的,毕竟这是政府大楼最近的而且最好的一家餐厅。这么想时,孙青海一边接一边笑着说道:“谢谢米总,谢谢米总,我替您保管着。”

    丁长林想让孙青海拒绝时,这小子却已经伸手接过了米思娣递过来的卡,这一幕陈旭升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及时用手机拍了照片。

    孙青海和丁长林根本没想到在这里被人偷拍,特别是丁长林,他和米思娣之间是清清白白的,而且他很清楚米思娣不是为了贿赂他们,而是出于关心,怕丁长林吃得不好,这个女人心细如她的刺绣是一般,再加上她是从受苦之中过来的,她就是用这种方式在帮助丁长林,吃得更好一点,不再如从前那般,为了照顾自己的父母而发愁!

    丁长林就是因为懂米思娣的意思,才没阻止孙青海,他也清楚孙青海已经看出了米思娣对自己的情感,他也没什么好收着藏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