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904章  翁思语
    翁思语在祁珊冰笑完之后,极认真地看着祁珊冰说道:“祁姨,您就真认为我可以打理好货运机场的一切事务吗?”

    “当然!我祁珊冰什么时候看走眼过?!我第一眼瞧中的丁长林,现在不是顺利地当上了市长吗!

    你当初鼓励长林去守冯道墓的勇敢去哪了?没有你当初鼓励这个小子,他能有今天吗!那可是冯道老人家的风水宝地,我师傅可是说了,你男人身上沾着冯道老人的仙气呢,你还别不信,老美都越来越服气中国的风水文化,你也该把自己学到的那么多知识好好用在打理货运机场的事情上来,你没能在官场上走下去,就是上帝要你把我和你妈身上的优点全部揉在一起,把长林给征服了,世界就是你的!”祁珊冰从第一眼认定丁长林到此时此刻,她更加认定这个小子!

    “小冰,你太宠小语了,你会把她给宠坏的!我和她都不是你,你不要用你的一套来激她,我不想当什么世界女人,平平安安地守着我家宝宝长大,外婆就心满意足了哟。”翁怡珊说着这些话时,拿自己的脸去挨宝宝的脸,她现在一分钟也离不开这个小家伙,最害怕女儿真要带着这个小家伙回国,好在祁珊冰也不强求女儿带着宝宝回国,否则她还得跟着宝宝回国,她能真的不去见秦方泽吗?

    那些尘封得越久的爱情,越容易爆发,翁怡珊很清楚她根本就没放下那个男人!现在女儿又是一样,只是女儿对她勇敢,比她生活的环境,时代不同!还有祁珊冰现在的能量很大,丁长林能如此顺利当上靖安市的市长,翁怡珊很清楚,有祁珊冰不可磨灭的功劳!

    “你啊,你啊,小语比当年的你勇敢多了,而且她在政府呆过,你就少操作啊,好好在家里带着我家宝宝,等我和你娘回来时,你再胖一点好不好?宝宝,你爸叫丁长林,现在是个市长,等你懂事一点的时候,他指不定就是省长,到那个时候,你们娘俩无论同不同意,我都会带着宝宝找长林去,好不好?宝宝,要不要去见你爸,要的话,笑一个给奶奶瞧瞧,笑一个,笑一个。”祁珊冰捏着宝宝的小脸蛋,逗着他。

    小家伙好象听得懂祁珊冰的话一样,又咯咯地笑着不停,而且胖胖的小手在空中挥舞着,仿佛在回应祁珊冰他要回国见自己的老爸丁长林一样!

    宝宝这个样子,让祁珊冰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这一次翁怡珊也被小家伙逗得哈哈大笑,翁思语站在一旁看着,大脑想的却是丁长林,儿子的父亲知道有如此可爱的宝宝时,他会高兴吗?

    就在三个女人被小家伙逗得大乐时,祁珊冰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郭江艳的,祁珊冰看着翁思语说道:“郭省长的,这个时候中国是晚上,她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干嘛。”

    祁珊冰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接了郭江艳的电话。

    “郭大省长,祝贺您,祝贺您!我还在和小语讨论回国的事情呢,我们的机票已定了,您那边有何指示?”祁珊冰客气地问着。

    郭江艳一听祁珊冰的机票定了,彻底松了一口气,她就是担心祁珊冰有行程上的变化,她刚陪完客人,再次和祁珊冰确定这件事。

    商丘禾果然是老秘书长,已经把全省干部的电视会议行程给安排下来了,孟向阳还在写这份正形象的讲话稿,有祁珊冰的行程安排,郭江艳更有底气在电视会议上讲话了。

    朱集训这头一个电话都没来,仿佛他家的混世魔王没来骚乱过郭江艳一般,她便知道这个男人终归还是弃她而去了,就因为这个,她更要尽快把货运机场的事情牵头干起来!

    “我哪里敢对祁总有指示啊,就盼着您给祖国人民送温暖呢,您和您的执行老总一起回国是吗?执行老总是谁?交个底啊,以后我要和执行老总经常打交道是吧?”郭江艳笑着问道。

    祁珊冰见郭江艳如此问,也笑着说道:“是我干女儿翁思语,在靖安市政府工作过,后来被下放到了孝麻县,现在跟着我干,国内的一切事务都会由她打理。

    郭省长,你们都是政府一条边工作过的,交流起来容易,容易的。”

    祁珊冰的话一落后,郭江艳怔了一下,不过很快说道:“好啊,好啊,欢迎祁总和翁总回国,我和秘书长一起去机场接你们,不见不散哟。”

    郭江艳的用意就是套出执行老总,她好有准备,一听祁珊冰把执行老总说了出来,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要给虞折打电话,这个翁思语到底是谁!

    等郭江艳和祁珊冰结束掉通话后,一个电话打给了虞折,虞折还在和潘秋桃商量如何将联谊会举办成功的事情,见是郭江艳的电话,吓得立马冲着潘秋桃说道:“宝贝,千万别说话,艳常在的电话,千万别出声!”

    潘秋桃也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嘴巴紧紧捂住了,生怕自己的气息被艳常在听到了一样了。

    虞折见潘秋桃紧张成这样,差点笑出来了,这女人啊,还幻想着比艳常在做得好一些呢,这格局差远了!

    虞折接了郭江艳的电话,郭江艳直接说道:“你去查一个叫翁思语的,曾经在靖安市政府工作,后来下放到了孝麻县,赶紧查,把详细材料给我,马上,我等着!”

    郭江艳一说完,也不等虞折回应,径直挂了电话。

    虞折很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翁思语?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下放到了孝麻县?他的大脑里丝毫搜不到翁思语的名字,更别说翁思语的信息了!

    虞折把这些情况说给了潘秋桃听,潘秋桃皱了皱眉头,不由得说了一句:“难道是她?看来有戏看了,有好戏看了!”

    虞折一听潘秋桃这么说话,吃惊地看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