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905章  水嫩小白菜
    潘秋桃把文思语的情况对虞折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她在孝麻县工作时,文思语的风言风语在县政府大楼转得满大楼都是,但是潘秋桃对文思语印象不深,毕竟那个时候她是县长,知道从市里来了这样的一位女研究生,是作风问题,那个时候的丁长林也不怎么出名,潘秋桃把他和文思语之间的故事都忘记了,现在被虞折问起来,才想到有这么一码子事。

    虞折听完潘秋桃的话,顿时又惊又喜,没想到这对冤家又相聚了,看来对郭江艳有的是汇报内容了。但是虞折没有马上给郭江艳打电话,而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刘世玉。

    刘世玉在家里看本市新闻,关于丁长林上任的消息在本市电视台播放着,他看着这位如此年轻而且还是单身的市长,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就在这个时候,虞折的电话打过来了。

    “世玉兄,干嘛呢?”虞折问了一句。

    “我正看市台的新闻呢,长林市长好意气风气啊。”刘世玉笑着回应了虞折一句。

    “那是,如此年轻的市长,整个陕北就他一人,都快干上了那帮根正苗红的三代们了,不服不行。不过,世玉兄,我打听一个人,文思语之前在你手下工作吧?后来因为和丁长林之间发生作风问题被下放去了孝麻县?有这事?谁告发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虞折急急地问着刘世玉。

    刘世玉一听虞折问起这个事,怔了一下,才想起来当年确实有人举报过,不过很快贴子就删掉了,文思语和滕文生熟悉一些,他知道文思语,但是具体的能力不了解,而且当时丁长林好象已经离了婚,这事滕文生熟悉,可他不能让虞折去问滕文生吧。

    “虞折市长,好象是丁长林的前妻弄的贴子吧,但是很快就删掉了,当时高明书记和铁梅部长都在力推长林市长,他的前妻在建委工作,应该叫齐莉莉,她应该熟悉情况,你要不要找建委的廖局长问问情况?”刘世玉把皮球踢到了建委去了,现在去追丁长林的陈年旧事,刘世玉还真没这个胆子,除非他不想在靖安市养老了。

    虞折一听刘世玉这么说,顿时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好的,世玉兄,我知道了。明天麻烦您和长林市长提提潘妩桐的事情好吗?据说这次来主持货运机场的执行老总就是文思语,现在改名翁思语了。你明天可以把这个信息透露给长林市长,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就知道他和翁思语之间的关系深浅。”

    刘世玉一听虞折这么说,想了一下后说道:“好的,虞折市长,我明天正好找长林市长要求退到政协去,空出来一个副主席,我先过去占着位置,送他一个人情后,再提潘妩桐的事情,翁思语的事情,我明天找机会提一下,不能冒然提,你说是不是?”

    虞折便明白刘世玉还是怕丁长林的,笑了笑说道:“对的,对的,谢谢世玉兄,改天请你喝酒。这个时候提去政协也好,有位置占就占着了,以后真要退二线,政协那边都没位置了,人大的位置也紧张。”

    “是的,人大那头我就不指望了,能去政协我就满足了。我明天一有消息,立马给你回复啊。”刘世玉显然不愿意再多聊,虞折这头能感觉到,互相道了晚安后,各自挂了电话。

    虞折没搞到劲暴的八卦时,很有些失望,但他总算是把翁思语的情况大致了解到了,于是给郭江艳回应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他立即说道:“省长好。翁思语应该就是文思语,和长林市长关系非同一般,当初也是为了长林市长下放到了孝麻市,听说后来被一个富豪妈妈带到了美国,我了解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的,如果省长还需要更多的情况,我明天再亲自去长林市长的前妻那边了解一下,长林市长的前妻是我们这边建委的职工。”

    虞折极有选择性而且极小心地对郭江艳汇报这些情况,因为他不敢让郭江艳听出任何他要搞丁长林的信息,否则他肯定是要被郭江艳批一顿的。

    郭江艳一听,皱了一下眉头,这世界还真是小啊,转来转去,祁珊冰派来的执行老总竟然是丁长林的老情人,她听得明白虞折的意思,极严肃地说道:“虞折,关于翁思语的情况我知道了,你不许去查丁长林的私事,你既然已经答应我好好工作,等机会调走或者等沙荣川升到省里,就要一心一意和丁长林搞好班子团结,把心思用在工作上。

    我了解翁思语,就是希望在谈判时知己知彼,这件事,我亲自给丁长林打电话,你就不要再去调查什么了。”

    郭江艳说完这些话,没等虞折回应,径直就挂掉了电话。

    虞折这头一脸的紧张,潘秋桃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搂了搂虞折,说了一句:“看来没戏可看是吧?艳常在说什么了?”

    “她倒是一本正经起来了,去球,我们别管丁长林的破事,自己偷着乐吧。”虞折说完,捏了一把潘秋桃挺拔的山峰,捏得潘秋桃一边艳笑,一边骂着:“死东西,轻点,轻点,痛,痛。”

    “不痛你记不住!”虞折调笑的同时,也迅速地穿着衣服,他还得回办公室打个晃晃去,灯还开着呢,而且对家里的夫人说的可是加班,被家里的那位知道了,他和潘秋桃就没这般快活了,家里的那位父亲曾是退休的老书记的贴身红人,这种干部家庭出身的女人,娇气不说,心眼还小,眼里可揉不了他在外面的花花肠子。

    更多的时候,虞折还是很害怕家里的那位,至于对米思娣那种姑娘的艳羡,也只敢在内心去想想,除非他真的能遭遇中年男人的三大幸事,他才有机会娶个小的,如米思娣这种清纯的。

    虞折也没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吃着潘秋桃这个碗里的老酸菜,却惦记着锅里米思娣这种水嫩小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