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谋局(丁长林)问鼎官路 > 章节目录 第917章  船到桥头自然直
    孙青海听完丁长林的话时,怔了一下,不过很快极感动地说道:“市长,好的,我会尽快做完工作计划的,再有来访人员,我会注意的。”

    “嗯,下去吧。”丁长林挥了一下手,让孙青海退下去了。

    丁长林让自己重新打起精神,再一次认真地做着关于货运机场的方案,今天下班之前,他说什么都要把这份方案传给郭江艳。

    到了下午,滕文生敲门进来了,丁长林赶紧说道:“坐吧,滕大哥。”

    “长林市长,我查清楚了,这个潘妩桐工作能力不错,而且是个很扎实的年轻人,自己考上公务员,工作期间又考取了在职研究生,三年的研究生毕业了,在镇上也没仗着她姑姑的关系仗势欺人,在办公室,财务科还有宣传口都工作过,几个部门口对她评价都不错的。”滕文生的工作效率还真是快,那边刘世玉关于潘妩桐的资料还没送上来,滕文生就把这姑娘调查得这么细致。

    “滕大哥,辛苦你了,这姑娘如果是这样的,完全可以调到银矶镇来。世玉秘书长这边还没把资料送过来,送来后,我会找荣川书记的,对她和你的工作一并调动。

    另外 ,滕大哥,这次思语要回来了,而且是货运机场的项目是她具体负责,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和她之间沟通问题,之前的事情,她一直不肯原谅我,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可是我和她之间的心结还在,这是我最发愁的。”丁长林这头是千头万绪,目前还没下面县和区还有乡镇的同志来找,他都有吃不消的压力感,而且一想到翁思语,丁长林内心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说他彻底放下她是不可能的,让他现在和她重修于好,丁长林又觉得他和她还能回得去吗?

    滕文生一听,看着丁长林说道:“长林市长,船到桥头自然直,当时有当时的环境,现在有现在的优势,等思语回来后,我会找她谈谈的,你放心,如果她心里有你,她不会为难你,也会理解你的。

    女人嘛,很多误会解开后,反而更觉得这个男人值得珍惜的。相信我,老大哥是过来人,再说了,思语是我看着她进政府部门,在孝麻县受点委屈也是历史原因,也不是你有意让她走到那一步的。

    不过,你那个前妻,确实做得不地道,听楼下的保安说,今天还在楼下端架子,整得自己就是市长夫人一样,这女人欠修理,如果你不好出面,下次来了,我得修理修理她,这事和你通个气啊。

    长林兄弟,这种女人惯不得,惯了第一次,肯定第二次,第三次,而且喟口会越养越大的。回来任职,就是有些关系难理清楚,好在你父母都是外来户,不是真正靖安市的人,否则七大姨三大姑,拎扯不清。”

    滕文生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丁长林的大哥了,而且楼下的保安是办公室这边的人,有风吹草动,都会向滕文生汇报的,滕文生自然知道了上午有三个女人全找丁长林的事情。

    丁长林一听滕文生如此说,还是很有些意外和感激,不过还是看着他说道:“滕大哥,齐莉莉是个极虚荣的女人,可她毕竟是我的前妻,这一点是没办法抹去的,只要她没违反组织原则,由她去吧。

    我已经狠狠教训了建委的马得兴主任,什么歪风邪气,我这个市长第二天上班,就让齐莉莉接我去调研,攀扯关系也太心急了吧?

    滕大哥,我还是想召开一次全市干部会议,组织纪律方面的事情还是要强调一下的,而且我这次回来的任务是货运机场,我相信省里的领导也是出于货运机场的落户才让我回到靖安市来的。

    另外,银叽镇的镇委书记耿前进,这个人怎么样?我上次见过,但是对他还不是太了解,下班之前,我关于货运机场的方案要传给郭省长,她还等着我这份方案。”

    丁长林不愿意滕文生真的去修理齐莉莉,再怎么说这个女人做了他两年的妻子,跟过他的所有女人,丁长林都不允许外人欺负她们,他可以去教训齐莉莉,但是外人不可以!这也是上次齐莉莉离婚时,要死要活时,他愿意去帮她的原因!

    滕文生听明白了丁长林的意思,而且丁长林直接把话题转到了耿前进身上,他就接过丁长林的话说道:“长林市长,耿前进这个人是高明书记那条线上的人,你之前是高明书记一直力挺的年轻干部,相信在这一点上面,耿前进如果懂事一点,会全心全意站到你这条线上来的。

    耿前进的能力还是有的,一直在基础工作,群众基础很扎实,而且基层工作经验丰富,他和潘妩桐搭班子,应该是一个优化组合的班子。

    长林市长,你和荣川书记汇报完潘妩桐的人事调动后,也给耿前进打个电话,他自然就明白,你是重视他的。

    下面的同志嘛,还是很在乎市里的领导对他们是否看重的。接下来,银叽镇会大面积搬迁,如果是第一次启动货运机场的工作,这种搬迁工作还要容易一些,可第一次不了了之后,这次的启动工作就没那么容易了,现在的老百姓没过去那般听话,也没过去那般依赖政府的。”

    滕文生把他了解到的,还有内心的想到的全部告诉了丁长林,丁长林一听,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这些问题我也在考虑,就因为是第二次启动,所以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方方面面的工作肯定没有第一次好做,国富市长当时主持这项工作时,也得费尽心思的,可最终,这事都过去了,不提了,不提了。”丁长林自己打住了,货运机场没有成功之前,他确实不想提梁国富的事情,但是他清楚,总有一天,他得给梁雅秋一个交待,给梅姨一个交待的。

    想到这里,丁长林又看着滕文生补充了一句:“滕大哥,等闲一点,陪我去看看梅姨吧。”

    滕文生怔了一下,不过,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