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 正文 第一零一章逆反心理
    顾安安午觉睡的浅,被妈妈抱到外面没多久就醒来了,小丫头揉揉眼睛神情懵懵看南栀,像是不大明白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在妈妈怀里。

    南栀其实也没抱着她走多远,就在病房外间的小会客厅里。

    见她醒来,又想到病房里某人盖着被子都还顶出个小圆包的那啥,南栀果断决定先带她下楼去散散步。

    下午三点不到的光景,外头太阳烈得很。

    南栀不可能领着自己姑娘出去毒晒,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好去的地方,就领着顾安安去了医院里的生活小超市。

    小超市里有冰激凌卖,顾安安对那个感兴趣。

    顾安安没有冰柜高,但显然她对这里很熟悉,因为前些天冰激凌都是李阿姨带着她来这里买。

    一进门小丫头就往冰柜边奔,小短腿迈的飞快,摇摇晃晃的,半路还摔了下,也不哭爬起来继续跑,跑到比她高的冰柜边上,二话没说,伸手攀住并顾边缘,踢了踢腿要往上爬。

    南栀:“……”

    她这姑娘路子是不是有点野?

    南栀哭笑不得的跟上去,怕她真爬冰柜里去,便弯腰将她抱起来些让她看到冰柜里陈放的冰激凌好自由挑选。

    顾安安心也不大,只拿了一个。

    但她心急,刚把冰激凌从冰柜里拿出,南栀一个没有留神,她就已经自己把盖子揭了送到嘴边舔起来,勺子都顾不上拿。

    南栀把她放地上,稍稍纠正了下,将勺子塞进她手里,看她知道自己用勺子挖着吃,就领着她去柜台结账了。

    “十五块八。”

    店员一报价格,南栀伸手进口袋,尴尬了……

    她没带钱,也没带手机。

    “十五块八,您是微信还是支付宝?”见她一直没有付钱的意思,收银员开口询问。

    顾安安靠着妈妈的腿吃的正欢,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行为是在吃‘霸王餐’。

    吃过的冰激凌退回去已经不可能,南栀想,要么先赊账?

    “不好意思,我手机忘带了,你看能不能先……”

    “二小姐?”

    南栀尴尬的不行,红着脸试图和店员商量,只是话没说完,旁边有个人喊她。

    那人走近,确认是南栀,又问,“您怎么在这?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南栀认得来人,是慕家的佣人周姨。

    她记事开始周姨就在慕家了,算起来,从小到大周姨对她的照顾倒比高漫秋更像个做妈的。

    只是后来她嫁给顾非寒,高漫秋也被扫地出门,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周姨了……

    “周姨。”

    见到熟人,南栀松一口气,“你能不能借我二十块?”

    周姨瞧出她脸上的窘迫,又看一眼她腿边吃冰激凌吃的正欢的小丫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收银员,“麻烦你一起算。”

    “周姨刚刚多亏有您……”

    超市出来,南栀和周姨道谢,“我刚下来太匆忙忘拿手机了,您看您是在这里等我一下还是和我一起上去,我好把钱还给你。”

    “说什么还不还的,给小小姐买个冰激凌吃的钱周姨还是拿得出的。”

    周姨快六十了,身子骨很爽朗,为人更爽朗,她蹲着逗了会顾安安,兴许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语气怀念,“小小姐同您小时候简直长得一模一样,我记得您这么大的时候整天哥哥哥哥的叫着,旁人都不要,就喜欢跟大少爷后头,他在家到哪您都跟着,他出去上学,您就站门口眼巴巴看着等他放学……”

    南栀已经没有了自己像顾安安这么大时候的记忆。

    但她小时候喜欢黏着慕明朗倒是真的……

    那时候特别傻,看不懂慕明朗眼底的嫌恶有多浓,只是碍于父亲权威,他才一直忍着。

    “二小姐,您什么时候再回慕家看看吧……”说到这里,周姨眼眶有些红。

    顾安安在吃冰激凌,腾不出手给她牵,南栀掌心落在女儿头顶,听到周姨说那话的时候,视线也低垂着落下去,“周姨,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那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对她来说,父亲去世之后,那个家就已经不存在了。

    慕家这对兄妹是周姨看着长大的,兄妹俩走到这个地步没人比周姨更心痛。

    “二小姐,当年少爷将您和太太扫地出门,其实也是有他的苦衷的……”

    “我知道,他怨恨我妈在他妈妈病重期间勾引了父亲。”

    南栀知道周姨要说这个,“但是周姨,我和慕明朗之间的隔阂并不只是这个。”

    周姨只知道当年她和高漫秋被慕明朗赶出慕家,却不知道她后来被慕明朗摘掉了一颗肾……

    周姨不解,“不为这个?那是什么?”

    “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

    南栀忍住不去回想当时被压上手术台时的绝望,怕她继续追问,就将话题岔开,“对了,您怎么会在医院?”

    “说起这个我心里总不大舒服,少夫人她……怀孕了!前些天少夫人磕破了脑袋好像还有些脑震荡吧,就留院观察,这才查出来的,原本么少爷有后这是好事,可这事儿吧怎么看都不对……”

    周姨一脸愁容,事情在她心里憋了几天了,今天总算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象,“少夫人肚里孩子也才一个月多点儿,算日子那时候她去国外度假了,少爷这一年多虽然很少回去,但三个多月前他有次回家把护照本儿落书房了,后来一直也没用过,这说明少夫人出国度假的那段时间少爷是在国内的,那你说她这孩子是怎么怀上的?”

    罗湘湘怀孕了。

    国外度假。

    一个月前……

    南栀对慕明朗这对夫妻之间的事情实在不大感兴趣,但渐渐她脸色就有些不大对了。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慕明朗的,那……

    “二小姐你怎么了?好端端的脸色怎么突然这么差?”周姨瞧出南栀的不对劲,有些担忧的停了前头那个话题里的猜测。

    “没事,可能天太热,有些中暑吧。”南栀笑得勉强。

    一听她说中暑,周姨更紧张了,“那咱们赶紧找个医生给看看吧,您这还怀着孕呢!”

    “没事,不严重的,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周姨不大放心,南栀只能抬手指了指不远处那栋楼,“我也不回家,顾非寒前段时间出了车祸,也在医院住着,我在医院陪他,随时可以叫医生的。”

    “那我送您到病房,您这……我实在不放心。”

    推拒不掉,南栀只能点头。

    十分钟后。

    到病房外周姨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再三叮嘱南栀要觉得不舒服一定别忍着赶紧叫医生,然后看着南栀母女两个进门就走了。

    顾安安那个冰激凌,嘴巴吃一半衣服吃一半。

    到这会,吃成个小花脸不说,身上那衣服也已经不能看。

    南栀领着女儿呆在外头小会客厅等她把冰激凌吃完,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发呆。

    说实话,罗湘湘三个字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南栀的噩梦……

    更甚至这噩梦如今还在延续。

    顾非寒这场车祸之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昨天到今天,南栀差不多是在云端飘着,因为顾非寒那句话,他说她是他离开这个世界前最想见到的人。

    然后她便将他们之间种种问题直接抛诸脑后。

    而此刻……

    南栀有些无力的发现,许多问题如果只是逃避,它并不会因此就消失,相反,它是在你暂时忽略掉的地方暗暗蓄力然后更猛烈的卷土重来。

    罗湘湘。

    她不知道这道坎她能不能跨过去……

    一直到被顾安安的小花脸蹭个满怀,南栀才回过神来。

    “小混蛋,你不要以为妈妈真舍不得打你!”南栀装模作样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下,见小混蛋被她唬住了,这才拎着她进去。

    “怎么一直在外头?”

    里头,顾非寒正靠在床头看书,听见开门声他抬头看过来,显然是发现她们母女进来前还在外间待了好一会。

    他身上病号服和床上床单都换过了。

    南栀看一眼他身上暗灰色的睡衣,敷衍的指了指身旁吃成小花脸的顾安安,然后直接进了卫生间。

    罗湘湘的事情她准备开门见山和他谈谈。

    至于怎么开口,她还得先想一想……

    卫生间。

    南栀先将小混蛋清洗干净放出去,然后才回过身给自己换衣服。

    等她换好衣服出去的时候,顾安安歪坐在病床床尾,聚精会神盯着电视看小猪佩奇。

    顾非寒已经没心思看书了,见她出来,直接将书放在一旁,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南栀心里藏了事情,而且还是不大好的事情。

    就莫名有些逆反心理……

    他叫她过去,她偏不想过去,不然显得她多好摆布似的。

    但她也没别的事情好做。

    想了想,又转身进了卫生间。

    刚给顾安安清理的时候她调皮玩水将她头发打湿了些,南栀拿着吹风机慢慢将头发吹干,吹好头发又将顾安安和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就这么磨磨蹭蹭挥霍掉一个多小时,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李阿姨已经来送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