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耽美同人 > 今天也在攻略男神 > 正文 第306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17)
    胡辰南还不知道胡老爷正准备给他报仇。

    章管事过来找县令时,在县衙门就竟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毕竟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少爷。

    不是应该掉下悬崖尸骨无存了吗?

    章管事还想再细看,人已经不见了。

    难不成是他眼花。

    胡辰南跟着宋清墨一起去上酒楼吃了个晚饭。

    三眼月猫从窗台上过来,“阿玖主人,不好了,胡老爷以为你出事了,现在正准备为你报仇。”

    “什么时候的事?”

    胡辰南也来不及和宋清墨去收拾那些个乌纱帽,“我先回家一趟,明日傍晚在酒楼等你。”

    宋清墨不知道三眼月猫说了什么,但看胡辰南的表情,他也能猜到应该是胡家出事了。

    上次的刺杀明显有问题。

    “我随你一起回去。”

    胡辰南知道他这里的事不能耽搁,“不用,我可以处理好。”

    “那我等你。”

    “阿玖主人,章管家也包藏祸心,他现在正在县令那里。”

    胡辰南又提醒宋清墨注意,以及之前的说辞,胡清清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

    三眼月猫载着胡辰南回了溪柳镇胡府。

    阿秀最先发现他的,“少爷,你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了。我爹呢?”

    “老爷,让孙姨娘叫去了。”

    胡辰南赶紧飞奔过去。

    胡辰南一脚踢开孙姨娘的屋子,他爹倒在地上,看样子有几分中风的模样。

    孙姨娘看到突然出现的胡辰南也是吓了一跳,“你你……”

    胡老爷却以为自己要死了,才如此见到他儿子。

    “爹……”胡辰南感觉把人扶起来。

    孙姨娘想跑,直接让三眼月猫挡住了去路。

    它一只黑猫,又龇着牙,孙姨娘直接摔到地上。

    在之前,胡老爷准备把家里的东西变卖,只是这时候,他发现不对劲,孙姨娘又说她知道杀胡辰南的凶手是谁,所以他就过来了。

    没想到这就是一个陷阱,孙姨娘只是怕他真的把东西提前交易出去。

    毕竟她已经与章管事合谋多年,财产就在眼前,他怎么容许就这样失去。

    之前胡老爷的饭菜里就有迷失心智的慢性毒药。

    也是他心情不好,吃得少。

    就看他现在的模样,就瘦了一大片,以前的肚子都消了大半。

    他爹这几天确实是难过了。

    “爹,你没事吧!”

    胡辰南感觉把人扶起来,安放在旁边椅子上。

    “啊,我肚子好痛!”那边的孙姨娘捂着肚子,喊道。

    胡辰南一转头,就看到她脚下有血液。

    这是……流产了?

    胡老爷两眼一睁一闭晕了过去。

    胡辰南知道这孙姨娘不是个良善的人,这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见得是他爹的。

    所以他也就是喊了外面过来的阿秀去请位大夫来看。

    能不能保住,这就是他所关心的事了。

    让护院把他爹送回他的屋子。

    三眼月猫的妖力暂时稳住胡老爷。

    大夫来了,孙姨娘的孩子没能保住,不过,她人却没有事。

    据老大夫所说,这孙姨娘就不是这一次摔倒,她这一胎也不稳,之前的避子汤用了不少,极易滑胎。

    胡辰南也没有说什么,让老大夫给他爹看看。

    三眼月猫已经把毒素清理了,就是突然被孙姨娘刺、激中风这事,还得慢慢调理。

    阿秀很吃惊,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少爷回回来,她很高兴,但老爷如今这样,她心里也不好受。

    这时候,章管家从外面回来。

    家里的事,他暂时还不知道。

    直过来看看胡老爷,这次他又带了新的毒药,到时候,胡家就是他的了。

    “章管事,今日是去哪里了?”

    胡辰南的额头已经消肿民国,疤痕也掉了,就还有一点点红。

    “你、你……”

    章管事也吓了一跳,冒着冷汗,不过,还是稳住了。

    “少爷,你可回来了,老爷他,他……为了少爷你可是病倒了。”

    胡辰南背着手,三眼月猫站在旁边的桌子上。

    “是吗?章管事?”

    “是啊,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爷他肯定高兴。”

    “阿大、小四,把人给我绑起来。”

    “是,少爷。”

    两个短打汉子上来,直接按住章管事,用绳子绑起来。

    被按在地上摩擦的章管事还是不死心,“少爷,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呢?”

    又挥挥手,“带他去见孙姨娘。”

    孙姨娘曾经也就是青楼里的女子,早年与章管事勾勾搭搭,最后合计设计进了胡家成了胡老爷的妾室。

    可能是因为她的第一个孩子,孙姨娘看起来还是很伤心的。看到被押进来到章管事,她也急了,趴在榻上,一脸泪水。

    “阿城,我们的孩子……孩子……”

    章管事赶紧撇清关系,“什么孩子,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孩子难道不是老爷的,你个毒妇。”

    胡辰南坐在旁边到椅子上看他们表演。

    阿秀在旁边咬牙切齿,这对狗男女,着实可恶,她竟然没有看出来,让老爷和少爷吃了这么多苦。

    阿秀自责不已。

    “你们说完了吗?”胡辰南把茶杯直接砸了过去。

    “少爷,你不能听信孙姨娘胡言乱语,她只是青楼的女子。”

    “她并没有说什么。”

    胡辰南直接让人下去敲断他的手脚。

    留着他的小命,孙姨娘也扔了出去。

    胡老爷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

    有三眼月猫在,他的中风也稳定了。

    胡家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县令现在估计也就自顾不暇了。

    这时候已经到晚饭的时间,胡辰南暂时能过去,写了一封信,让三眼月猫带给宋清墨去。

    过了几日,胡老爷好了许多,看到儿子好好的,他也高兴,父子两去祠堂,又对着牌位念念叨叨。

    吃饭的时候,想起来儿子喜欢的那个女子。

    “清清呢?”

    胡辰南放下自己的筷子,“爹,她让她哥暂时接过去了。”

    “嗯!”

    “上次刺杀,是宋墨救了我们。”

    “呀,那我们欠他的就太多了,你和清清又有关系,我们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把人明媒正娶回来。”

    胡辰南好像,“爹,你以前不是还要和宋墨称兄道弟的吗?”

    “傻儿子,今非昔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