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耽美同人 > 今天也在攻略男神 > 正文 第320章 这个戏子,我包了(12)
    “咳咳!”

    胡辰南咳嗽了一声,宋清墨赶紧把人放开。

    “二爷,抱歉!”

    他太激动了,以至于把人抱得死紧。

    “没事!”

    胡辰南看到他现在在这里,也就知道他并没有上船。

    “你可知道,你现在不走!以后就别想走了。咳咳!”

    胡辰南控制住自己把话说完。

    在决定不走之前,宋清墨就已经想清楚了自己对胡辰南的感情。

    所以他没有拒绝。

    “你和我之前订的锲约可是十年,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陪在你身边。”

    “我可不想要十年!”

    宋清墨听他这样一说,脸色突然苍白,他不想要。

    胡辰南摇摇头,“你想哪里去了?我是想说,我想要你往后余生,不介意的话,我们在改一下锲约上的时间。”

    “好!”

    宋清墨痛快的答应。

    胡辰南珍重地亲了他的额头一口。

    宋清墨呆怔中。

    胡辰南把三眼月猫和宋清墨安置好,就去军中。

    也就直接拿下了胡三。

    之前一些闻讯而来,准备分汤的人,万万没想到躺在病床上的胡二爷竟然毫发无损,而且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好处没有得到,倒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一次,胡辰南不仅收拢了胡家军,就是整个沪上也完全收入囊中。

    这边处理好了,他带人去助新首领。

    袁大头蹦哒几个月,气数就完了。

    如今三足鼎立倒也相安无事。

    事隔三年,畅梨园又再次开园了。

    主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清墨先生。

    沪上但凡有点闲钱的人都去看了。

    清墨先生这出戏不是讲以前的,而是前所未有的。

    主人公就是他们现在的少帅胡辰南。

    戏下,两人携手走在当年的那条小巷,馄饨摊子竟然还在。

    “吃不吃馄饨?”

    “好啊!”

    拉黄包车的路过,只是看到锦衣长衫男人和一西服男人去了馄饨摊子。

    ――――分隔线――――

    “知啦!”虚掩着的门开了,胡辰南直接跌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胡辰南几乎看不出什么。

    “小兔崽子,你回来了。”

    空气中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胡辰南突然被那道虚晃过来的影子抓住了脖子。

    “咳咳咳!”

    那人手一伸,附近的油灯亮了,胡辰南看到一个老头。

    盘起的长发有几分花白,一身蓝色的圆领古代服装。

    眼睛珠深陷下去,人也很瘦。

    但气质阴柔,有几个说不出的怪异。

    还涂脂抹粉了。

    这是就是个不男不女的老家伙。

    胡辰南暂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还没有想好,你老东西就把他脑袋砸地上。

    疼得胡辰南头昏眼花。

    只能暂且躺着。

    “小兔崽子,我问你话呢?”

    胡辰南趁着这几秒钟不到的时间,赶紧搜寻这身体以前的记忆。

    这一看,不得了了。

    他竟然是个小太监!

    不是吧!

    苍天啊!大地啊!

    这不是玩他?

    虽然他家宋清墨才是……但也不是说他没有用啊!

    胡辰南有几分接受无能。

    在老太监要再次打他的时候,胡辰南赶紧爬起来,跪好。

    “干爹!小胡子知道错了。”

    小孩子的声音还在脆脆的。

    “错那了?”

    老太监也没有再打他。

    “小胡子今天回来晚了!”

    才说完这一句,胡辰南就伸出手,对天发誓。

    老太监看着胡辰南一本正经地说什么孝顺他,也没有打断胡辰南的话。

    等他说完了,椅子上的老太监才开口问,“你今日去太后宫里如何?”

    “回干、爹的话,太后她老人家没啥特别的地方。”

    胡辰南故作天真。

    其实,他对太后宫里的事知道到也不多。

    但现在为了保住小命,他还是顺着老太监来。

    老太监端着桌上到茶喝了一口,又道,“你继续盯着。”

    “是,干、爹!那小胡子告退了。”

    老太监在想什么,也没有管他。

    胡辰南后退着出了门。

    第一时间就是直奔自己的小房子。

    一般的太监是没有自己的屋子的,就大通铺,十多个人住一起。

    胡辰南也是因为被这徐福海看中,收做了儿子,才有自己的小屋子。

    老太监是先皇身边的人,现在年纪大了,太后准许他在宫里养老,所以给他分了个小院子。

    就两屋子。

    老太监的正房以及胡辰南现在的小侧屋。

    他急着回来看自己是不是没有根了。

    这孩子的记忆不甚清楚,上厕所这样到事显然不在记忆里。

    “唔!……还好还好!”

    还在。

    胡辰南又疑惑了,竟然他是这样的,怎么宫里的人就没有发现呢?

    不行,他得赶紧出宫,留在这太危险了。

    老太监阴晴不定!

    他的身份又这样危险。

    只是皇宫到守卫,作为皇帝的他再清楚不过,他怕是还没有离开二进内门,脑袋就要分家了。

    他现在也就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应该没事。

    不如先在太后哪里看看,到时候借着太后出宫去。

    胡辰南靠在炕上的隔窗上,想想上个世界他还是叱诧风云的沪上少帅,即使是白发苍苍,也还是一方霸主,与宋清墨琴瑟和鸣。

    但换了个世界,还真说不准。

    好的坏的都有。

    不过也不至于毫无生路。

    也不知道这次宋清墨在哪里?

    那家伙就是作为戏子,力气还是很大,差点他就下不了榻。

    想听他再唱一遍契约书!

    不过现在也不是缅怀过去的时刻,胡辰南整理一下绿色袍子,又摸出点药擦在脖子上。

    带上香囊(老太监给他的,太监身上总有騷味)就去富宁宫了。

    他人机灵,虽然还不够份在太后面前伺候,但也相当于三等小太监,就守在内屋。

    太后的年纪看起来也就不到四十岁,风韵犹存的模样。

    真不像一个老寡妇!

    只是胡辰南站在柱子旁边,觉得难受。

    想动一动,又发现对面那个三等的,人家站得规规矩矩的。

    胡辰南也就没有动了。

    一直到晚膳,才换了站岗的太监。

    胡辰南赶紧下去吃饭。

    剩菜剩饭,味道勉强可以。

    胡辰南觉得这样守着,也不是个办法,他得去其他地方找找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