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耽美同人 > 今天也在攻略男神 > 正文 第349章 与神明的爱(2)
    马车一路走。

    大概过来两刻钟左右,马车停下了。

    太子先下去,接着是丫环把胡辰南牵下去。

    这时候微微下起了小雨。

    一处看起来很低调的院子。

    门是关着的。

    丫环过去敲了敲门,一位老伯过来看的门。

    “一会放聪明一点。”

    太子领着他进去。

    这院子比外面看起来大得多,还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子。

    结果从门到屋子还隔着一段距离。

    水榭之后才是正屋。

    胡辰南被留在走廊上,透过半掩的门缝,他看到里面一黄一白两道身影。

    黄的不用说,就是太子。

    他正与对面的人交谈。

    “神官,你中的可是天残宫的‘点降术’,若是想恢复神官之力,必须与天残宫的药人交、合。”

    “我自有解法,无需这些旁门左道。”

    白衣男子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清冷淡漠,他起身轻舞衣袖,做出一副送客的姿态:“太子请回。”

    也就是他起身的这一瞬间,面对着胡辰南。

    胡辰南看清了他的面容。

    眼角的泪痣很明显。

    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副模样。

    若是,太子把他送给他,胡辰南自然是乐意之至。

    只是,明显他俩谈得并不愉快。

    宋清墨这是不打算要他?

    那这可就难了。

    门开了,太子出来了。

    他用扇子点了点胡辰南的肩膀,又朝屋子里说了一句,“人我送来了,要扔要留,随你。”

    太子说完就大步离开了。

    门口的丫环拿着伞,追了上去。

    过了一会,背对着门口的白衣男子转身出来。

    胡辰南看着他。

    他打量了胡辰南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胡辰南感觉他好像瞧不起他。

    不知道是衣服的锅,还是他自己的锅。

    这衣服确实是有点伤风化。

    过了半晌,白衣男子才问,“你多大了?”

    胡辰南:这是怕他不成年,所以不敢动手?

    也下不去嘴?

    确实,清墨方才看到第一眼就觉得胡辰南还是个娃娃。

    他太瘦弱了,个子还不到他心口。

    一张精致的小脸,眼睛尤其的大。

    看向他的目光有探究。

    而且还是个男娃娃。

    他是九州大陆的神官――清墨。

    自出生起,就住在神庙,随上代神官修习法术。

    神庙的宗旨就是行天理,灭人欲。

    这些事,他是不齿的。

    就是眼前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或者是他的妻子,也是不行的。

    更别说是个男娃娃。

    “十八!”

    胡辰南说得理直气壮。

    其实,从原身的记忆里,应该是二八十一。

    “你叫什么名字?”

    “胡辰南。”

    胡辰南是不会对他说假话的。

    “嗯。”

    问完,他又叫那老伯带他下去休息。

    胡辰南就在这院子里住下了。

    不过,宋清墨从来没有找过他。

    胡辰南好几次打算去之前的院子看看他。

    结果鬼打墙。

    几次出不去,胡辰南也就放弃了。

    那日在路上,太子也随口提了几句。

    胡辰南对宋清墨这世的神官之职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看来确实挺厉害的。

    大概过了半个月,“宋清墨”竟然想起他来,让人把他带过去。

    还是之前第一次见到他的屋子。

    里面有一对夫妇。

    “来了,就进来。”

    “是。”胡辰南脱了履,缓步进了内室。

    “胡辰南,这是李家夫妇,你过来见过他们。”

    按夫妻俩看着胡辰南很高兴。

    胡辰南有预感,宋清墨这家伙是准备把他给卖了啊!

    胡辰南赶紧跑过去,噗通跪下,抱住清墨的大腿。

    “公子,我不能离开你,离开你,我就活不了了。”

    那对夫妇有几分讪讪。

    神官其实特别想一脚把胡辰南踹开的。不过他忍住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

    清墨有几分不耐烦。

    这小奴隶不是他所喜欢的,甚至可以说是有几分厌恶。

    最近他准备回神庙,所以替他找个归处。

    结果这孩子竟然这般作为。

    “森伯,麻烦你先把李伯他们送回去。”

    那对夫妇离开了。

    胡辰南一把眼泪擦在了清墨的衣摆上。

    “放开!”

    胡辰南感觉到宋清墨有几分生气了。

    他赶紧放开,跪着后退几步。

    “神官大人,你明察秋毫,应该知道太子殿下,他给我吃了毒药,我要是离开了,就必死无疑。”

    胡辰南完全不怕,把锅甩给太子。

    毕竟,太子也很希望能救“宋清墨”的。

    “你若想活命,我可找太子给你解药。”

    “……神官大人,你真好!”

    哭着的胡辰南笑了。

    其实,他都是演的,只是想和宋清墨在一起而已。

    后日,太子过来这边院子,还带了一个包裹过来。

    也不知道装了啥。

    他直接进了内室,“那个小家伙呢?”

    太子现在都不知道胡辰南的名字。

    他把包裹打开,里面都是些书册。

    “神官,这些都是给你的。”

    “拿走!”清墨神官的语气很冷。

    “是吗,本宫这不是怕师兄你不懂吗?虽然是个小子,但皮相不错,吃起来应该也不错。

    师兄,你放的日子差不多了,要是不知道,师弟我再给你搜罗一些,这些图册可都是前人的经验,保证管用。”

    曾经,太子作为储君,也是到神庙学习过一段时间的。

    所以他与清墨神官可以说是师兄弟。

    也只有在这揶揄神官到时候,太子才会把师兄弟搬出来。

    太子也是因为多年的情分,不想让清墨神官就这样消失在人世。

    只是,太子也知道自己这位师兄脾气很倔。

    师兄没有把那小奴隶赶走,已经是很进步了。

    只要在,就没有问题。

    若是真到了那一日,打晕了,让小奴隶自己上。

    他就不信还解不了点绛术。

    自从那日夫妇之后,鬼打墙就撤了,胡辰南时不时会转悠过来。

    但也不打扰神官。

    他这过来,就让太子看到了,“小奴隶,进来。”

    胡辰南虽然不喜欢他这样称呼,但他让他进去,见宋清墨。

    胡辰南自然是高兴的。

    他进屋了。

    神官清墨脸很冷。

    胡辰南感觉太子会被揍。

    桌案上有几本书册子,胡辰南看到书名――断袖、分~桃、龙阳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