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耽美同人 > 今天也在攻略男神 > 正文 第371章 拿下邻国质子(13)
    “哗啦!”棋盘散了。

    而胡辰南被对面的宋清墨扼住了脖子。

    手在收紧,胡辰南觉得呼吸困难。

    这个世界的宋清墨简直是阴晴不定。

    这是要杀死他的节奏啊!

    “你究竟是谁?”

    对方的眼眸充血,犹如地狱修罗。

    “我、咳咳!我是胡辰南啊!”

    “不可能!不可能!”

    他们长得就不像,而且胡辰南在他的冰窖里躺着。

    这人怎么可能是?

    三年前他看到胡辰南的尸体时,癫狂了一阵,抱着胡辰南的尸体。

    在昏迷中,他做了个梦。

    那梦太真实。

    胡辰南心口的伤是他用利剑刺穿的。

    梦中的场景很真实,他能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寒冷、后悔和心痛。

    但是梦醒之后,他又不记得具体,只是看到大殿上的尸体。

    的确是心口处的血窟窿。

    有个虚幻的情景,他吃了他的心脏。

    让宋清墨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所以他害怕!

    他只能尽力回忆和胡辰南的点点滴滴。

    有许有朝一日他统一天下,就有办法让胡辰南复活。

    心里的那个直觉也是这样告诉他的。

    那时候,上来劝解他的侍卫和大臣都让他斩杀了。

    这事之后严密封、锁,知道的人并不多。

    在见到夙辰南的第一面,他的确感觉到夙辰南给他的感觉和胡辰南一样。

    但是他又觉得这是个陷进。

    离国的陷阱。

    所以他远离他,让暗卫监视他。

    结果这夙辰南也就是给他送过一次汤圆之后就不了了之的。

    狐狸尾巴太慢,宋清墨觉得自己等不及。

    他就传他过来下棋。

    只是没想到,他下棋的神态、动作、路数与胡辰南就是一模一样。

    这世间估计就是在模仿,也不可能如此相像。

    他也是反复回忆一起在胡国的场景才知道的。

    有些事,平淡无奇,等到反复回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中有很多不平常的细节。

    宋清墨捏着胡辰南的脖子,把他砸到旁边。

    胡辰南现在这身体确实有几分不中用。

    摔倒之后,头昏眼花。

    半天才爬起来。

    不知道时候,外面竟然下起来秋雨。

    “陛下,你是害怕了吗?如果我是胡辰南,那你会如何?”

    “你、你不配叫这个名字。朕不许你叫辰南。”

    胡辰南现在心里也窝火得很,“我是我,你是你,我这名字叫了多年,你又凭什么不允许我叫?”

    胡辰南扶着旁边的窗台。

    他自己也知道现在已经平心静气,顺着宋清墨的。

    只是以往的世界,宋清墨从未这样对待过他。

    他现在觉得难过。

    是真的难过了。

    宋清墨这狗、逼、东西,以后一定让他还回来。

    胡辰南懒得与他说。

    宋清墨跌回椅子上,大有几分风雨欲来的感觉。

    两人都没有说话。

    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过了一会,好像是有人找宋清墨。

    宋清墨暂时离开了。

    胡辰南靠在书房的小榻上休息。

    头太晕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是在一阵身体熟悉的动作中醒过来的。

    不知不觉中,他手已经搭上了对方的脖子。

    有股子酒味。

    宋清墨喝酒了。

    只是,现在竟然渐入佳境,胡辰南也来不及想其他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停下。

    外面的天已经暗了。

    “陛下、陛下……”

    李福处理完那些上供的女眷,到书房这边来时,发现书房并未掌灯。

    他敲敲门,准备进来掌灯。

    胡辰南一直都是醒着的。

    听到外面人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起来。

    他从后窗暂时跑了。

    这离国人的的身体真不耐艹,现在胯骨都是痛的。

    脖子也被咬了。

    这宋清墨狠起来简直不是人。

    胡辰南一瘸一拐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书房里的宋清墨却是发起了高烧。

    李福赶紧让太医过来看诊。

    至于书房里的混乱,李福已经收拾好。

    作为大太监就应该有自觉。

    胡辰南回到梓园,阿聪看他狼狈,赶紧迎过来。

    “哎,饿死我了,你去准备些吃的。”

    胡辰南准备洗个澡,好好吃一顿,早点休息。

    他现在确实很累。

    之前的事,也说不清是谁主动的。

    反正最后是成了。

    他不要,结果那家伙烫得很,完全不听他的话。

    火辣辣的。

    感觉哪里都痛,尤其是巨*那里。

    按照之前离国嬷嬷说的,那应该是破一次!

    胡辰南深刻的体会到离国男人不好当。

    胡辰南在这边睡得昏天黑地,而宋清墨在前院高烧了一天一夜。

    醒来之后,记忆有几分断片。

    昨日来找他的人是离国太女的人。

    因为暂时的休战,当然还有其他。

    毕竟,夙辰南是太女的皇夫人选。

    若是不送来他这边,现在也差不多是太女和丞相之子的大婚了。

    休战日自然是不可能的。

    宋清墨病一好,又带兵去前线。

    离国太女负隅顽抗,最后还是失去了沙县,退居沙县之外的炳城。

    胡辰南自那晚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宋清墨。

    他被留在了主城这边的。

    一晃,离开离国已经两个多月了。

    胡辰南最近吃完饭,闲着的时候就容易打瞌睡。

    的确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忙。

    听说宋清墨在前线战无不胜,有点想去找他。

    虽然他这世的性格的确是很狗、逼。

    但奈何他是任务目标,又是他喜欢的人。

    还能怎么办,自己选的路,怎么也要走完。

    更何况,他还要去那边拿解药。

    昨日,胡辰南在院子里晃悠时,正好遇到过来找他的暗桩。

    若不是她自己说,别人也就是只以为她是主城这边的一个粗使丫环。

    当初那狗皇帝让他来时,就让他吞了颗毒药。

    每三个月需要服一次解药。

    这次的解药在炳城那边。

    一大早,准备好干粮,胡辰南就自己骑着马去炳城了。

    到了沙县,宋清墨就没有管他,随意让人带他的驿站住下。

    胡辰南琢磨着该去哪里找给他解药的人。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这样出去,宋清墨这边的人可以会把他当做递消息。

    这也是麻烦。

    这身体真不中用,就是骑了一圈马而已,胡辰南就感觉自己肚子有点不舒服。

    当然也有可能是毒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