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江湖之非常系统 > 正文 第718章 同意下
    “不是标准别哭了赵薇一想我把道走错了,往左右看看没错是这,看对面有个小茶摊,他连喝茶再跟卖茶的人打听老婆,我跟您借呗,你说哦,小伙子什么时候说吧,我对面的鞋铺什么时候开的张唉呦,有年头了能有7年快8年了,噢,我记得以前这不是个镖局吗?叫什么秦龙镖局啊,对对对,唉,也不知道为什么呢,8年前金龙镖局秦龙镖局发生不误。”

    还动了5把刀啊呃,听说啊,有一位叫彭大侠的就彭头村的,可能把那位江大侠给劈伤了,姜德霞受伤太重就这么死了,死了的镖局子也就黄了,听说江大侠还留下个儿子,叫什么名我记不住了,回了原地了,可过了不到两个月,金融镖局也管了,这样子把点买卖兑出去就变成了胁迫了,为什么呢,老人家他买卖不挺好吗?为什么要关张呢?那戏情咱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谣传吧,就彭大侠觉着有点不够人,可能他做了点什么亏心事大家都他在这也立不住脚了,就这样你赌气了把买卖关了,这样子噢,那么老婆这姓彭的现在在什么地方?

    您知道听说回来原地了,他家还有什么人唉,别提了,买了关了灯之后两口子老拌嘴,听说他老伴在出事后不到半年就死了,给他扔一个姑娘,这姑娘不叫什么花来的,我记不清了小侠客江兆辉把这笔一刻就磨来了,噢,他没儿子有个丫头片子回了原籍了,你跑到哪去我也得把你揪住啊,上天赶到凌霄殿陆地追到鬼门关,不给我爹报仇什么意思?把茶吐了,吐了他在海州连住也没住,就直接赶奔彭超份的愿景,你们说他知道不知道都是打听的离着海州150里地有个彭家屯,他就住在那,路上路滑这天到了,结果一打听嘛,乘兴而来败兴而回,什么原因彭涛问领着女儿压根就没回原籍。

    “上哪去了,不知道大家谁谁也不清楚哎哟,这一下可把姜朝晖急坏了,其实说小的你做的亏心事你跑啦跑哪去了,这么大的国家我上哪里去找?真好比海比熊真一样啊我什么也不干,我非把你抠出来不可,就这样想找回便走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从城市到乡村它就哗啦开了,那上哪里找去,白费了两年劲是一无所获,连个杨子也没打听出来结果一气之下”李丰道。

    病倒在电房他闹病的这个地方正好是武昌府,在武昌府郊外有个不起眼的小店,他的店长病倒了,要不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他全部的财产都在他包里包着,他这一闹病发高烧,迷迷糊糊的,这包搁家里头去了,这出门在外俩眼一抹黑呀,没钱能行,

    那钱就是血脉别着急再生气,病情加剧一开始他扶着地还勉强能够转动转动,后来干脆卧床不起,曾经有五六天没人理他后来掌柜的跟我就着了,急了我我这怎么办,我这边客人要死的,店里不麻烦了,就这样来了一大帮闯进江召会的方子,这掌柜的堵着鼻子瞪着眼睛看了看,

    “唉唉,可以啊可以啊,你这样死的我们店里的谁负责呀啊,咬着点牙坚持点,赶紧走吧啊,家长会啊能走用他废话,听见没听见,但是动不了地方光出,这掌柜的点头,意思是说你在高个手我身体呀等缓一缓,我一定想花给你的电,饭钱我再走也不迟,咱这话说不出来掌柜的,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走了,自信一段,比如说伙计又来催逼,又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I'mreadyforit,啥呢?什么原因?你看这位客人将照会死,唉,唉,要了命了,一摸手脚都凉了,什么时候死的不了,怕什么来什么这这怎么办?有我就给出主意,快快趁着天黑用门板把它抬出去,找地方一扔就得了。”三少爷道。

    有人说他不行啊,那么干可就了不得了就冠冕堂皇之的就得摊人命,官司最好这么办,咱们应当报官请求官府给多咱们就搭俩钱,也不能干那种事,还有人说那多倒霉情不灵意不大的,没事往里头扔钱,咱犯得上吗?跟这家伙没名没姓的,也不知道从哪蹦来的,就把它扔了,也不会有人找啊,只要咱们做的严密观福怎么能知道,那说什么的都有,可这会儿他们把这江兆贵从床上抬起来,想扔还没能扔的时候,从外边进来个小伙,这小伙也是住店,晚上睡不着觉,一看这灯光晃动人生嘈杂,不知道为什么这小伙来溜达来了,站在人群的后面听了个闷阵,小姨等连你们谁是掌柜的爱我就是咱们。

    研台人家说我们倒霉不,你你看看这位死了,怎么死的病死的呗,咱们这病了一个多月了,你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这死了我们不倒霉吗?所以别说了全听见,我告诉你妈可不准做不仁之事,如果把这个人扔到外头,你们一个也活不了日头往西一转,他们把这家长会从床上抬起来,想扔还没等扔的时候,从外边进那个小伙,这小伙也是住店,晚上睡不着觉,一看这灯光晃动,人生嘈杂,不知道为什么这小伙来溜达呢,站在人群后面听了个问政小儿一瞪眼,你们谁是掌柜的我就是怎么回事,唉,我也是可以的。

    你说我们倒霉不,你你看看这位死了,怎么死的病死的呗,咱们这病了一个多月了,你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你说这死了我们不倒霉吗?所以别说了,我全听见了,我告诉你妈可不准做不仁之事如果把这个人扔到外头,狼拉狗咬你,我们可就缺了损德呢,官府追究起来你们就得打人命官司那你你说怎么办?把他抬到床上,找郎中给看看,大不了了都凉了,我也会点儿胰岛,我想看看,唉,那感情好你要能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我们可就省了事了。

    就这样把蒋兆辉又抬到床上,这小伙刚刚打了一盆水,进过手之后坐到床边,先翻给蒋朝辉的眼皮看看,把牙关撬开再看看,仔细的给摸着锅卖,你看这人哪,没死的还有救让掌柜的取了文房四宝,。

    “刷刷便便,开了个药方”三少爷道。

    让他们到武昌府去抓药,花多少钱甚至掏多少钱我给,应该有这么个人就好办事儿,监管界说把药抓了,全都签好了,这小伙亲自给蒋朝晖灌进去要说是仙丹妙药,那叫过分,但是到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