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帝宠商妃 > 正文 第648章宫主下落,灰貂祭(七)

    月三蓉看眼,后辈已恢复正常,传送永恒决,将他们往安全的地方送。

    城内丝毫抵挡的地方都无,到处为坟尸,更有不可预测的攻击。

    被荒芜打中,必会受荒芜的困扰。

    带头往街道的空房闯去;月族的门生、弟子鱼贯而入,来到院里又让他们吃惊。

    此处如新痕,更似有人动过,丹心城池,他们进城时,是被坟尸引来的。

    经过变故,哪会不知,荒芜有意要把他们往这里引导、绞杀,造成正道的负担?

    他们停留,漆黑的地儿,怪吓人的。

    月秋拾起火折子点燃,屋内的灯烛,刚有光线,被眼前的骸骨吓的,火折子丢地上。

    月照临拥有,挽商君的真传,极度害怕,临危不乱,捡起火折子,点燃屋里唯一的烛台。

    当数十门生、弟子,看清房间的摆设,及盛放的物件时,个个面色惨白。

    朱川流与万年寒冰,相熟的更久,站在某块寒冰的身边,立刻把脸往寒冰的肩头凑。

    月照临、流忆望他带沉闷。月无依更是‘啊’了声,就往月秋胸膛蹭。

    入目所见,遍地都为骸骨,骷髅非生非死,非活非亡。有恨意还是什么的,支撑不咽气。那是以特殊的方式活着,即如饿,又似怨,眼里还有光,口里吊着气。

    丢弃在院子里,周身产生庞大的荒芜怨。

    丹心城池内的怨氛,正是从骸骨的体内散发。

    月三蓉在鸱尾的回忆里,海外荒族立于世,荒山内见过此幕。

    天生呆愣的闷葫芦,紧握手中的剑,安慰道:“那为普通的百姓,异变成荒芜怨,莫惊不会有攻击。”

    朱川流听到阳春三月似的,柔声拂面,抬起头,脸微红说:“你见过?”

    万年寒冰应道:“无天赋的百姓丢弃一地;能生荒元者为荒族战士。”

    月照临很快反应道:“难道此院为安置没有天赋的百姓集合的地方?”

    “或许。”月三蓉的容颜,随烛光的涌跃生动道:“莫运灵元,荒芜怨会将我等湮没。”

    朱川流适应了,往前观察了数个百姓,走了数步,又回到了某寒冰的身边。

    他得天独厚,是从樊城跟随着,沧海遗珠一路走过来的。

    更吃过月寒术,又经过那层冷意的打磨,与人相处,得心应手且收发自如。

    “月姑娘,荒族为什么要拿整座城的百姓来炼尸,城里有数十万百姓吧?莫非不能生荒芜的,都变成这类人不成,得残害多少的无辜及忠良啊,太残忍又恶毒。”

    月三蓉抬脚,往里走时并没有不妥,更没多话儿的打算。

    解释了数语,不让门生、弟子害怕后,连侄子都被丢旁边了。

    而会在耳边热闹的,朱川流也放任不去多管要跳、要闹、要干什么了。

    月无依的小火山暴发了,沧海遗珠不语时,怼上朱小公子道:“你为黜鳞宫的少主,与小姐搂抱成何体统。别以为你是君公子的外甥,就可以无法无天,再敢唐突小姐,我削你。”

    “小辣椒。”朱川流可是中原后辈的风云人物,平时不招惹月族的。

    可遇上月无依另类,后辈的竞争,还是很强烈的。特别人才辈出的沧桑楼、黜鳞宫。

    月族沧海遗珠掌中原时,阳神之女、梼杌后代、荒神之子汇聚一堂。那些个,放到江湖哪个不会遭到,有心人士的打压与围攻,偏生名花争艳般的。

    次北固山非但把他们调教的很好,更是个个都有出息。

    黜鳞宫朱族,更是个精英辈出的地盘。

    虽然没有收,邪祟的后辈,但是白虎境主之子,现任宫主之子,及堂兄、堂弟等等。

    都为黜鳞宫的大洪流汇,朱川流顶多为,后辈中脱颖而出的一个,独行侠罢了。

    对月族的挑衅,会让过,那就奇了。“别以为你得月老先生的独宠,我就会怕你,信不信立刻打你屁股开花,替月秋教训你个水性杨花的泼辣货,没惹你时最好给我安静。”

    “你”月无依遇上君义奥,与他相同的疯子挂在嘴边,足见两为相同的货道:

    “道歉,再敢胡说,我非扒你那身猪皮,让你往后遇见我绕道走。”

    朱川流还真在,月族的门生后代当霸王了道:“需要么,你看看你五大三粗的;要胸没胸,要腰没腰,还是个又尖又辣的朝天椒。月秋会要你是为打小定的娃娃亲。

    送我提鞋当侍女,我都会嫌弃你搁手,啧啧,一方水养一方人,你完全巅覆了我对沧桑楼的认知呐,月姑娘对不对?”

    月三蓉压根就没想,两能说这个,当回想他们的对话后。

    又望眼月无依,才想起,晋州邓慰山时,为何红衣姑娘会被,那人数语给说心动了。

    朱小公子所说无误,可这与自己有关系么?

    眸子微弯,没多理会,往前走去了。

    唉?朱川流的眼前,若有幽香浮动,更似冷香四起。望惊魂的笑容。

    他突然发现,与红辣椒挤兑,不如跟万年寒冰来的养眼且修心养性。

    撇下了月无依的纠缠,又上前去消磨沧海遗珠了道:“月姑娘想起什么心动的了?”

    月照临满是辛酸,为什么姑姑对这货,还能上眼;而对自己却无视了呢?

    偏生月无依,并非好惹的,被朱川流数语,挤兑的月秋安慰都没用,炸起来了。

    见他与月族的沧海遗珠接近,是个利害货。

    红衣姑娘数步向前,拎着朱小公子,就往门边来道:

    “朱不息,不把话说清楚,我立刻连手月族的后辈把你打残去,还真以为我不敢动赖皮猪么,你爹与小叔前来我都不怕,敢得罪小姑奶奶,稽二公子必会收拾你个皮痒的。”

    朱川流被她拎,哪会干?“月秋,再不把红辣椒带走,我拿金鞭来伺候,试试她找人更快,或者我打她个朝天椒更快吗?”金鞭被海葵拿出来,作势要往月无依身上打去。

    月秋、流忆相对,拉住红衣姑娘,不让她去乱。

    月照临这才往前去了道:“姑姑找寻什么呢?”

    月三蓉刚要回答。满血归位的朱川流装大流氓道:“还用问,清醒的活口呗。”

    又有一副某君上身的样说:“这座院,好似被阵法加持,我们越往里走越广阔。月姑娘?”

    嗯?月三蓉又想起,鸱尾传送的,有关海外荒族的点滴,升起了疑惑。

    难道丹心城,为荒山的缩影,上万年来,又造就了多少的无辜呢?

    有口郁闷,从心头升起;人间滔声依旧,不过在意者如痴如醉,顾不到者尸横遍野;荒芜所造之孽,竟会使整个城池受到波及,红尘夜漫,此城又是怎样形成的悲惨之氛?

    月照临扶着单薄的人,小子脸上泛起红晕,对妙不可言的沧海遗珠首回接近。

    打量人神情萧索,紧抿的嘴角,于大好时光的消磨中,越发偏薄。

    清寒又带蓝焰的双眸,所藏为沧海桑田的变更与无悔,坚定又晶亮。

    如秋水盛开花,国色天香、韵味非凡、飘渺如仙、轻逸不似人间所有。

    更如为残尸而忧伤,让不多理会红尘转动的,月族珍珠,染上了尘埃。

    沧桑楼的小公子,后辈嫡传第一人,永世记住了万年寒冰的脸庞。

    “姑姑,娘与稽二公子等都在这里,他们会解决麻烦的事,您别太伤心了?”

    “嗯?”呆葫芦眺眼过去。

    噗哈哈,朱川流从旁乐的直不起腰,更有某君恶搞的样儿道:“月姑娘他是上心您呢?”

    月三蓉的月寒术失了准头,就往猴子般跳的家伙那去了。

    修为高超,使灵元也没有让旁边,染上荒芜等待死亡的,半只脚踏入黄泉的百姓知晓。

    乐过了头的朱川流遭到了万年寒冰的,特殊又区别的对待。

    转瞬月族的门生、弟子,对云端的珍珠,敬而远之,只留下月照临还在人的身边。

    月族小公子脸色通红,打量万年寒冰,还真的鼻间泛起了冷意:“姑姑,我只是担心。”

    “嗯”某寒冰冷漠的回了声,就未多论,往前走去了。

    月无依乐开了花,没有再被月秋、流忆拉住,两手插腰来了,朱川流那儿吃瓜道:

    “哈哈,一月雨,现世报,来的快,去的快;你还真当自己为疯子啊。我们都比你先见过小姐呢,口无遮拦的家伙,活该受月寒术;记得啊,这里为尸骸大院,不可使用灵元。”

    红衣姑娘若胜利的小母豹,扯高气扬的往前走时,不得劲,回过头来笑的花枝招展:

    “猪头,别掉队呦,骷髅大军随时会把你吃了的,你不是很害怕,还靠在小姐的肩头么?若是掉队了,它们会一点点把你的皮扯下来,当成饥饿的食物,鲜血淋淋的活吞呢?”

    月无依似挑衅,又娇俏,阳光灿烂且神采奕奕,若吃了灵丹妙药。

    扯高气扬的撒了通气,方才在月秋不断的拉拽下,跟上了前头的脚步。

    朱川流眼见只剩下孤零零的呆在外头,被月寒术冰封的眼,望着周遭带惊恐。

    从小到大,害怕孤单的朱小公子,额头都冒起冷汗。正待使用灵元,强行冲破术法。

    眼角余光见到了,某寒冰留下的破绽,顽劣的小公子嘴角扬起了个笑,很快破封:

    “朝天椒,还敢跟小爷叫板,不把你好生的整一顿,哪里对得起我的名。黜鳞宫谁敢与我对着来,哼,你死定了,不死我也得让你脱半层皮。”

    他鬼祟的往尸骸堆里去了,半刻钟后,把自己整成骸骨骷髅相同的货色。

    快速上前,专门盘红衣月无依。

    月三蓉对顽劣,进入小院的数十位门生、弟子有份关心,这个家伙的一举一动在眼底。

    权当他们胡闹,好友等人胡来的时候,他们还没出生,什么不能过去的?

    闷葫芦从来不是热闹的家伙,身外事除开某君的,很少能引起注意。

    朱川流又哪会不知这个呢?为了要盘月无依,克服了许多的困难呢?

    月秋、流忆在红衣姑娘的两侧。月照临干脆去了沧海遗珠的身边。

    朱川流发出了阵嘶吼。专门对月无依而去,撕心裂肺又沙哑阴沉、毛骨悚然。

    啊,月无依惊的跳起来,立刻窝在了月秋那儿道:“是什么,为什么专门对我来?”

    转头后面什么都没有,除月三蓉外的所有家伙,纷回头背后阴风阵阵,铺面而来为腐风怪味,哪有声音?

    “姑姑?”月照临很快回头问:“荒芜怨发现我们的行踪,开始攻击了么?”

    月三蓉与暗中装模作样朱川流相对,未理会,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