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凤妃凰王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拼个你死我活

    马车缓缓驶入宫门,司寇曦掀开轿帘看了最后一眼宫门,眼眸深不见底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司寇羽看着自家妹妹望过去的方向,“这一进宫,能不能出去,还真要看我们的本事了。”

    司寇曦昨夜连夜回府,交代母亲前往寺庙里祈福顺便还把父亲带上了。家里人一听这就有问题,在他们的追问下,小曦透露了一些    东西,家人听完很久都不能消化这些东西,但是司寇曦等不及了,必须让母亲今晚准备好所有的东西,然后在清晨出门,说是去寺庙,实则要往碧海宫。

    今夜老太监被抓,丞相一早来皇宫的时候便能看出端倪,到时候司寇府再有动静,那就是很容易被丞相盯上的了。最终在司寇曦和家人的据理力争下,她答应让大哥跟着自己入宫,但是小晨和父母必须去碧海宫。

    “大哥,这一朝入宫,倒是让我想起了母亲当年一人独守司寇府的事情了。你说我们现在的处境像不像。”小曦闭上眼睛,靠在马车背上。

    司寇羽:“哪里像了”母亲当年还能有先皇的怜悯,世家的敬畏,但是如今你和皇后娘娘怕是什么也没有了。皇后娘娘怕是要被这一场面吓死了。倒不如是你身边的侍女,那还舒坦些······“

    司寇曦哑然一笑:”大哥,碧海宫出来的女人怎么会畏惧此等场面,您怕是白担心了。要担心还是担心皇上和摄政王吧······“

    说到皇上和摄政王,司寇羽难免不问一句边境的消息。”辽鹰只有我派出去的,却没有回来的。那只能说明,辽鹰没有收到任何需要带回的消息,自动飞回了碧海宫,或者是······“司寇曦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

    司寇羽疑惑地看向小曦,小曦轻叹一口气。“或者辽鹰被人射杀,回不来了。如果已经有人连辽鹰都注意到了,那么说明皇上和摄政王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

    总之就是宫内宫外没有一处是安全的。“我就不明白了,权力的诱惑力真的有那么大嘛?以至于先皇在位直至新皇登基这么些年,总有人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

    司寇曦摇摇头,人要是都能看得明白这其中的门门道道,能够不为权力所诱惑,史书怕是也没得那么厚了。

    轿门外的炎逸敲了敲轿子,轻声说:“王妃娘娘,大将军和夫人还有小少爷已经被碧海宫的人接到了。全速赶往碧海宫了,还有老太监过了昨晚,仿佛一副不太行的样子。您看?”

    老东西一说完事儿,心中所有的负累牵挂全都没了,他还能有活下去的动力嘛?能不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嘛!“好好养着他,要到了死期就让他死去吧,用不着他了,省得岚璟兄弟二人回来看了心里不舒坦!”

    “只是这皇宫里丞相大人盯得严,今日要是你和皇后娘娘极力想要出兵边境。丞相怕是百分百会不同意吧!到时候你们该如何?”今日早朝的时候,皇后娘娘和摄政王妃打算出兵边境,以边境情况危急为由,全力将城内士兵调走,这样到时候这要和丞相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那些士兵还能杀个回马枪,说不定还能拖一拖时间。

    腾霄国幅员辽阔,为了能够随时应对各地战争,所以他们不曾将所有士兵留在皇城内,反倒是全国各地都有军队驻扎之地。所以此次留在腾霄国皇城里的士兵还真心没多少,反倒是禁卫军多得很,只是没想到丞相掌控了禁卫军,真是令人心累。

    “丞相越是阻拦我越是说明他心里有鬼,我就是要逼他,逼他对我下手,逼他不得不选择让一切东窗事发,只有那样,才能就皇上他们于水火。绝对不能跟着丞相的步伐走!”司寇曦从接手碧海宫以来,面对过很多惊心动魄的场面,早就是在刀口上行走的人了。

    只是这一次好像有点不一样,她第一次是拿皇上和摄政王的命在赌,更甚至可以说是拿全国子民的未来在赌。她心里是真的忐忑,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没有了把握。

    司寇羽早就看出了妹妹心中的忐忑,伸手握住她的手说:“你放心,哥哥一定保你平安!”小曦其实最害怕听见这样的话,因为她很清楚哥哥一定会舍命保护自己,可是她不希望看见任何一个人为自己牺牲。

    她不会拒绝哥哥的好心,最终只是笑着点点头。

    马车缓缓停在漪岚殿的门口,皇后娘娘已经一身华衣地等候在殿门口,看见马车到了,立刻就迎上前。小曦也是一身摄政王妃的宫装,两人就肩并着肩走向大殿。

    炎逸一行三人走在后面看着一往无前的两人,心中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全都是过去五人一起面对生死的场面,五人又重新面对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心情不是一般的矛盾,有担忧但是更多的是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真是令人怀念的场面呢!”司寇曦莫名地有些感叹,“娘娘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吧!”炎嘉是最调皮活泼的,这时候也难免抱怨一下。“莫名觉得有点热血沸腾!”从来都是温柔冷静的炎淑,突然讲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是要大干一场呢!”炎旗活动着肩膀,炎逸:“那就好好干一场吧!”

    在一边的司寇羽也渐渐翘起嘴角,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上战场的完全不一样的心情。以前自己的战场那都是抱着必胜和马革裹尸的心情,从来没有过热血沸腾的感觉,哪怕胜利了,最后也是长舒一口气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热血沸腾的感觉。

    因为战争总是为了守住这片土地,他害怕失败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失败。身后虽然有百万将士,但是却没有那种兄弟并肩作战的热血。但是小曦不一样,不管前方的路到底是光明还是荆棘,她身边的那四位永远陪在她身边。就算是死在战场上,他们也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