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天下英雄刘玄德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太行千叠路难行
    曹操渡过清漳水,进入釜口陉,只见两山高耸,一谷幽深,宛若一张巨兽大口,端的险恶。

    谷底贴着石壁一条小路,行走已是困难,更何况还要牵着战马,推着辎重,披着甲胄,举着武器。小路旁边就是深深的涧水,水流湍急,乱石巉岩,一旦跌落,性命难保。

    曹操笑道:“此陉我等难行,敌亦难行,即便前来阻我,狭路相逢勇者胜,又何惧哉?”命众将士歌《无衣》。

    将士们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快步行进,高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声音传出老远,震得山中野兽仓皇逃窜,惊得林中飞鸟扑簌簌飞起,给寂静的山谷中增添了几分生气。

    从涉国县到东阳关不到四十里,曹军却走了十日。来到关前,见此关虽不甚高,略显破旧,但跨谷而立,拦住去路,两边尽是山岩,不经此关难以通行。关门紧闭,吊桥高悬,关墙上旌旗招展,刀枪林立。先是几只箭矢射下,关上有人高呼道:“曹将军,谷狭关险,此路不通,请回吧。寄语袁本初,冀并两州井水不犯河水,休要挑起战事,各受损伤!”

    曹操早探听清楚东阳关守将名唤方悦,河内人,有勇力,性自矜,关上定是此人,命人应道:“伍安国以区区一郡,欲抗冀幽两州大军,螳臂当车,不亦痴乎?方将军勇武过人,屈居庸人之下,不亦愚乎?若能拨乱反正,弃暗投明,功业可立,封侯不远!”

    方悦大怒道:“曹操,尔困顿于险关之下,进退两难,将死于此地,还敢口出狂言!”命放箭。

    咄咄咄!

    上百支箭射在曹军阵前,间或有远及曹军之上的,被士兵用木楯挡住,未造成伤亡,但表露出关上坚守不移之意。

    曹操命进攻。旗帜挥动,高览领兵上前攻城。

    夹谷中多有树木,曹军早伐木制作了一批简陋的攻具,推到关下,随着金鼓声响,喊杀着冲向关墙。

    方悦冷笑道:“我关上虽只两千兵,莫说尔等兵至万余,就算两万三万,在这狭窄之地,又能一次性派上多少人?”

    东阳关建在隘口以上,东边乃是狭窄的山谷,西边乃是一片稍微开阔的谷地,村舍俨然,里弄鳞次,是为东阳城。东阳城南北皆是山峦,并无城墙,城西太过开阔,也难建城墙,只有一道低矮的土墙,中间是一城门。城西三十里即是浊漳水,水西即潞县城。

    东阳关扼守的就是冀州东入并州的通路,若有兵自西方来,东阳关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潞县乃是上党的第二道门户,不破潞县,仍被困锁在浊漳水两岸,破了潞县后,西边才是一马平川的上党平原,壶关县、屯留县以及上党郡的治所长子县,即在这平原的中心,乃是上党的精华所在。

    方悦守城守得严密,曹操猛攻数次均不能下。虽算不到损兵折将,但也撞得头破血流。曹操向后退兵五里,在峡谷间扎营休整。

    方悦大笑道:“曹孟德虚名骇人,原来却是如此无能之辈,传言误人,以至于斯!”

    左右皆道:“其耀武于中原,皆平地接战,何曾见过如此险关?将军破曹操,必名动天下!”

    方悦得意颔首。

    其后几日关下曹操不肯死心,不时前来骚扰,鼓声雷鸣,弄得关上也不得休息,极是令人厌烦。

    方悦安慰众将士道:“曹操此乃疲兵之计,欲令我军疲惫,乘势来攻,我军可轮换值守,岂能让他如愿?其久困于雄关之下,粮草难继,自取死也。”

    众人皆以为然。

    这一日关内突有一骑飞驰而至,骑士满头大汗,下马沿着步道狂奔到城上,向方悦报道:“启禀将军,我乃潞县伍县令帐下侦骑,有紧急事奏于将军!”方悦左右核对过骑士证物,向方悦点头,表示身份无误。

    方悦点点头道:“伍县令有何事?速速讲来。”

    那骑士左右顾盼。

    方悦屏退闲人,只留数名亲信,道:“尽管讲来。”

    那骑士方急道:“有一路曹兵不知从何而来,正猛攻潞县城。城中兵只数百,我家县令特命我前来求将军救援,迟恐无及!”

    方悦大吃一惊:“我守东阳关,穆顺守壶关,皆天险也,曹兵何由得过?曹操万众,见在关下,攻潞城者到底是何人?”

    那骑士道:“那将自称曹操麾下大将满宠,有兵数千,刚勇无比,实难挡也。方将军若不往救,伍县令必为所虏矣,届时将军何以见郡守?”潞县令伍志,乃上党太守伍平族弟,特亲爱之。

    方悦犹豫道:“潞县城高,满宠区区数千人,仓促如何能攻下?可回禀伍令,坚守即可,太守必往援。”

    那骑士哀求道:“将军!将军!那满宠骁锐,伍令实难守也。泫氏县傅攀突率兵至于羊头山下,不知何为,太守遣兵阻之,难以拨兵救潞县。君不往救,潞县必不免。请将军施以援手,伍令必德将军!”

    “这……”方悦陷入为难。往救潞县,敌人有兵数千,派兵少则难挡,派兵多则东阳关削弱,曹操若趁机猛攻,有失守之虞;不救潞县,潞县令伍志乃伍平亲信,伍平若日后迁怒于自己,性命难保。唉!

    宾客苏进疑道:“我闻那满宠不过曹操麾下一军司马,焉能带数千之军?且曹操西进,兵不过万余人,关下曹兵不下万人,满宠安得数千之兵?此必有诈。”

    那骑士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道:“不管满宠带兵几何,其战力惊人,潞县确实岌岌可危,某绝无虚言!”

    方悦盯着他追问道:“满宠兵力到底多少?汝须得如实讲来。否则我绝不会带兵救援!”

    那骑士只得吞吞吐吐地道:“不下两千,呃,或许一千多,但确实是精锐,我家县令勤政爱民,武事略微松懈了些,这个,不易抵挡也。”

    伍志就是一纸上谈兵的角色,又贪鄙好色,善于钻营,深得伍平信赖,他那五百兵丁编制,恐怕不少被他吃了空饷吧。

    方悦心中盘算,满宠有兵一千多,正符合其军司马身份,定然是翻山而过,辎重、攻具必少,按理说是绝对攻不下潞县的。但潞县令如此草包,方悦也不敢下断语。

    仅仅一千兵,就攻坚城许久,方悦还是有把握将其击破的。关上三千多兵,留一千守关,足以支撑一月,其余两千可潜行掩踪,迅速西上攻击满宠,将其斩杀于潞县城下、浊漳水畔,然后持满宠首级以示曹操,必可瓦解曹军士气,令其这次西侵无功而返。

    还在找"天下英雄刘玄德"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