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天下英雄刘玄德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只手翻云取上党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只手翻云取上党

 热门推荐:
    方悦正在整顿军队,准备派兵之际,潞县令伍志接二连三又派了数拨求援使者,语气中或哀求,或威胁,显然是急了眼,慌了手脚。

    方悦也是心惊,情势危急一至于斯么?忙点齐兵马,亲自西上救援潞县,留军假司马侯宗守关。众人虽称呼方悦为将军,不过恭维之意。他的职位是行荡寇校尉,乃伍平表任;侯宗为其副手。

    伍平行得急,来不及派遣斥候,军情皆来自几拨潞县使者。使者告知,满宠神兵天降,潞县猝不及防,上下惊骇,居然被满宠攻进城去,恶战于城门内,县兵损失惨重,幸赖大姓发壮丁救援,方勉强将满宠赶出城外。

    满宠遂大掠乡民,索求粮食,大黄乡不给粮食,派乡民据守,满宠攻而破之,屠大黄上下数百口,陈尸于潞县下,为京观,满城悲惧。

    满宠纵横潞县周围,手段酷烈,骇人听闻。

    方悦大怒道:“满宠欺凌弱小,无耻之尤,我必杀之!”催促军队行进速度再加快,务要歼灭满宠于潞县城下,休得让其闻有援兵而向西流窜,若入平原,壶关、屯留之将虽可灭之,然膏腴之地被其荼毒,损失恐难承受。

    军队一路急行,半日便望见浊漳水,方悦正要派斥候侦视敌人,忽见河面上冒出一条黑线,鼓声如雷,却是满宠伏于河东岸边,一时俱起,向这边杀来。南北也各有金鼓之声,山坳处出现两彪军队,旗帜招展,杀声震天。

    方悦大惊道:“这哪里是一千多人,三五千都不止!”麾下军队大乱。方悦急调亲兵上前迎战,又命斩乱动者。

    满宠兵饿虎般杀入方悦军中,衣衫褴褛,眼冒红光,宛如野兽,但其杀气冲天,人人死战,瞬间击破方悦前军。

    方悦欲亲自迎战,被左右拉住,急叫道:“将军,敌人三面合围,我等难敌,不如速回关中,凭西关据守!”

    方悦只得下令撤退。

    但是大军进兵不难,撤退而不乱者,非名将精兵难以办到。众人一见主将下令东撤,顿时撒开丫子狂奔,早把队列置之度外。溃兵挤在西关门外,乱作一团,仓促不能通过,便丢弃武器,脱下甲胄,单衣翻土墙而过。土墙不过一人多高,墙面又不甚平,翻过不算太难。

    方悦入得关来,回头西望,长长的土墙上挂满黑压压的士兵,不由仰天长叹:“我方悦名震河内,张杨都惧我三分,竟会败于无名鼠辈之手!我不服!”仍旧弄不明白满宠何来三五千精兵。

    满宠衔尾急追。有人谏道:“司马,我军不过千人,又皆疲惫,一旦在西关下进入阵地战,必然露馅,何不缓追之?”

    原来满宠在河边部署了主力,南北山坳处大张旗帜的不过各百余人,还有挟裹的村民,只擂鼓喊叫,根本没有移动一步。方悦军惊慌之下不辨真假,又见满宠主力精锐,以为南北曹兵数量质量相若,才骇然奔逃。

    满宠道:“不然。此时正当猛攻之,令其不得休息,无暇思索,若被其入关休整,稍稍聚集溃兵,虽仅一土墙,我等必败。”命急追之,猛攻西关门。

    方悦败兵刚入,关门还没来得及关好,满宠军就已杀到。满宠当先,扑入关门内,挥动长戟,连杀数人。

    方悦兵不敢战,弃关而走。

    满宠入关后,在关内整顿军队,形成行伍,主力高唱《无衣》,继续东追。留下两百人收拢方悦败兵。

    败兵大都丢失了甲械,赤手空拳,又心志皆丧,无意反抗,乖乖蹲在一处。

    满宠紧追方悦不舍,方悦穿城而过,背靠关城列阵。

    东阳关上守兵居高临下放箭,满宠下令退后,拆百姓房屋设置路障,将方悦困守在关城方寸之地。

    关城狭小,粮食不多,最多支撑五日。方悦欲攻满宠,但身边只数百人,不由颓然道:“满宠兵不过千人,方才乃是疑兵之计,我中计矣!”

    左右皆默然,士气大落。

    城外曹操望见城头骚动,料是满宠建功,命韩荀、高览猛攻。袁谭跃跃欲试,不待向曹操请示,亲自披挂上阵。这段时间袁谭被袁绍冷落,软禁于家中,憋闷不堪。袁绍欲西征并州,觉得曹操须得有人制衡,想起了袁谭,将他派来。袁谭离开邺城,方知自由可贵,山路难行,不减其勃勃斗志,跑前跑后,激励士卒。

    袁谭这几年领兵在平原作战,众将士与他接触不多,一旦相处,发现并非传言中跋扈刚戾之人,勇武奋发,英姿杰出,又是袁公长子,皆敬服。

    程昱对曹操道:“大公子勇武善战,能得众心,实我军之福也。”

    曹操道:“上党易得,太原难取,然有显思在,吾有何忧?”

    伍平提兵至羊头山北,与傅攀隔山谷相望,遣人责傅攀道:“袁绍率冀州人攻并州,君不思与我携手共度时艰,反而同室操戈,为贼卖命,不亦鄙乎?袁绍所取并州,必为其亲信为守令,君又何以自处?当守令盘剥百姓、杀害士民时,君又何以救之?东阳、壶关皆天险,曹操号称知兵,又能越天险来攻吾乎?君若不悟,待退曹操后,必提兵南下,与君会猎于丹水!”

    傅攀接信犹疑。曹操所派使者冷笑道:“曹讨逆用兵仿佛孙吴,伍安国安能敌之?请傅公在此暂驻数日,且看形势变化。如何?”

    傅攀颔首,不答伍平之信。

    伍平大怒,欲击傅攀。东阳、壶关,有方悦、穆顺,足以守之,无虞失守,自己若能趁着傅攀出了老巢,孤军而来,一举将其荡平,除掉这个后顾之忧,也是上策。正画计之间,潞县急报,曹兵不知如何绕过东阳关,合兵数千以攻潞县。

    潞县使者本去长子请兵,不料伍平不在,连忙又跑到陶清水畔,见到伍平。伍平大惊,潞县若失守,上党门户洞开,完全无险可守。自己距离潞县一百多里,仓促去救,恐怕已来不及,不知伍志有否向东阳关方悦及屯留、壶关二县求救。

    此壶关县与穆顺所镇守的壶关非一处,壶关县与屯留县皆在核心平原,穆顺之壶关乃是在山麓之中,扼守河内入上党之路,位于白陉的最北端。

    伍志几拨使者陆续到达,一拨比一拨急,伍平只得留一部守羊头山谷北口,率八千兵兼程北上。行至黎亭,得知前线败绩。曹操与满宠里应外合,内外夹攻东阳关,满宠又在关内放火,驱赶百姓,关上守兵担心家人,皆失斗志。袁谭先登,斩杀方悦,遂破东阳关。

    曹操马不停蹄,直扑潞县。潞县令伍志集合各县援兵,得兵三千,不敢趁曹操渡清漳水时攻击,眼睁睁看着曹操渡河,兵临潞县之下。

    曹操既渡过浊漳水,至潞县,则至少有三条路可通往上党谷地,伍平已难以凭险阻击曹操,唯有拼死一战。

    还在找"天下英雄刘玄德"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