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天下英雄刘玄德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扫平天下必此人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扫平天下必此人

 热门推荐:
    公元193年八月,曹操率精兵一万自滏口陉入并州,破东阳关,斩杀方悦,又以潞县为饵,诱上党太守伍安国来救,破之于壶关县北。伍安国率数百败兵退入壶关,凭城固守。曹操分兵破屯留,派高干说伍安国。安国遂降。泫氏县令傅攀乘乱攻破长子,与曹操合兵。袁谭建议乘势软禁傅攀,夺其兵,曹操以大义责之,把傅攀放还。傅攀深德曹操,派二子傅龙、傅虎率一千兵至曹操处,接受曹操指挥。

    曹操行文至高都、襄垣、铜鞮(di)诸县,要求名义归附,每县须派一百精兵。诸县以为不苛,同意,曹操得兵数百。

    曹操又整顿屯留、壶关、长子三县,征募士兵,赶制军械,做进攻太原之打算。

    晋地多山,太行与吕梁等将其分为三处谷地,北为太原谷地,南为河东谷地,东为上党谷地。曹操取上党,兵锋直接威胁到太原和河东。太原太守高肃,河东太守王邑,皆震动。

    王邑字文都,凉州北地郡泥阳县人,生于公元150年,曾师从太尉刘宽,二十多岁担任并州西河郡离石县长。公元188年,王邑被朝廷任命为河东太守,历经一年,为政宽厚,颇受吏民爱戴。然兵事非其所长,郡兵多依赖大姓范氏、卫氏,意在自保,无开疆拓土之志。闻曹操破上党,王邑忧道:“曹孟德知兵善战,既取上党,若举兵西向,我等何以御之?”

    督邮卫固傲然道:“河东不欲与天下争,然有人若欲欺河东,亦将碰得头破血流。郡兵今有万人,范君与我族中僮仆、宾客,旬日即可集兵万人,河东坞壁林立,豪杰层出,若有外寇,必一致携手对外,数万甲兵亦不难办。曹孟德能带几多兵来?粮道如何保全?攻械如何运输?吾逆见其败矣!”

    郡中小吏贾逵闻之,叹道:“若其人不可,即便有形胜之地,表里山河,又能如何?终为人所擒耳。”

    李傕闻袁绍兵入上党,勃然大怒,谋于郭汜道:“袁绍兵入上党,剑指河东,其心不可问。何以御之?”

    郭汜道:“张济在弘农,段煨在华阴,袁绍若敢入河东,可派张、段二人北上击之,勿忧也。”

    李傕反驳道:“若袁绍破河东,经蒲阪西渡黄河,横行冯翊,击万年、高陵,而薄长安,我等有难矣!”

    郭汜道:“以汝之计,该当如何?”

    李傕道:“近日刘玄德派使者至长安,请朝廷任命徐州牧,表示愿督三州军事,厉兵秣马,以讨袁绍。我意许之。”

    郭汜疑道:“刘玄德已督青豫,再督徐州,其权不嫌过大乎?万一其反于朝廷,为之奈何?”

    李傕道:“袁本初已据幽冀,今又入并州,并州无英雄,恐非其敌手,若不拉拢刘玄德,增其实力,恐怕无人可制袁本初,我等成坐擒耳。”

    郭汜也没有好办法,点头道:“那也只能如此办理了。”

    李傕遂召见田豫、徐庶,加以抚慰、勉励,称自己对刘备深怀期望,刘备务必尽快整军以讨袁绍,否则朝廷必下诏切责。李傕也知田豫深得刘备信重,现为左将军司马,可谓刘备之下军中第一人,派田豫前来,足见刘备之诚,也不敢过多怠慢。

    田豫、徐庶皆拜谢李傕,代表刘备表示原为朝廷东方藩篱,讨伐乱臣贼子,以振朝纲。

    辞别李傕,回到住所,田豫对徐庶道:“除谋都督三州事外,我为刘公带口信于天子,君可有门路?”

    徐庶道:“刘公早有安排,寻常途径须行不通,但荀公达、钟元常等果为汉室忠臣,皆忠于天子,必可安排妥当。今夜我就带田君前往拜访公达。”

    田豫、徐庶、管亥、陈到四人夜入荀攸家中。

    荀攸生于公元157年,现年三十七岁。公元189年,何进征海内名士逢纪、何颙、荀攸、钟繇等,以荀攸为黄门侍郎。后荀攸与议郎郑泰、何颙、侍中种辑、越骑校尉伍琼谋诛董卓,事泄,郑泰出逃,何颙自杀,荀攸因董卓死而得免。荀攸弃官回颍川,又被朝廷(王允)征召,考试名列优等,欲任命为任城相,李傕入长安,王允被杀,遂不得行,又被李傕任为议郎。

    荀攸家中逼仄狭小,日子清贫。荀攸命其二子荀缉、荀适守在门外,田豫也命管亥、陈到留在外面警戒,与徐庶随荀攸入内室。

    荀攸低声询问:“左将军遣君来,得无因袁绍入并州之事?”

    田豫得过刘备嘱咐,荀攸智虑深密,当开诚布公,便道:“豫为左将军送信于李傕,今李傕答应以左将军都督青徐豫三州以讨袁绍,徐州牧人选尚待朝廷选出。左将军命豫带口信于天子,荀公可否相助?”

    荀攸打量田豫一眼,低声道:“李郭多以西凉兵替换宫中禁卫,外人哪得见到天子?君身形相貌略似议郎贾荏,我与贾议郎关系莫逆,可请其配合,许君扮之入宫。李郭所派禁卫隔日轮换,以免对方与天子更相亲近,后日乃是胡封当值,此人与我有些交情,届时我与其攀谈,君可趁便随元常入内觐见。”

    田豫问道:“如何与钟公沟通?”

    荀攸道:“明日我自与其分说即可。”

    田豫点头。贾荏家距离荀攸家不远,荀攸做事雷厉风行,见田豫同意,立时带了他前往贾荏家中。徐庶欲留陈到或自留贾家,怕有万一之事,可保护田豫。田豫拒绝,低声道:“荀公非常人,岂会卖我?信人不疑。”

    贾荏闻是左将军刘备派人秘密觐见天子,眼冒精光,强压着兴奋低声道:“我固知刘玄德非阿附李郭之人。”一口答应,请田豫住于其内室,由其妻亲自为田豫装束、化妆。

    钟繇日间自荀攸处闻此事,叹道:“孟德为刘备所破,依袁绍,今虽取上党,立足并州并非易事。刘备不慕虚名,唯求实利,今混一东方,其志非小,若其真能忠心王室,此汉室之福,若其造乱,恐为朝廷之祸也!”

    钟繇是颍川郡长社人,荀彧荀攸是颍川郡颍阴人,郭嘉是颍川郡阳翟人,三县呈三角,各相距不过五一十里,声名相闻,荀彧多向钟繇称曹操之能之忠。公元192年,曹操新得为兖州牧,派使者至长安上书。李傕、郭汜等以为“关东欲自立天子,今曹操虽有使命,非其至实”,商议扣留使者,拒绝其意。钟繇说服李郭。曹操才得以与朝廷交通,在朝臣中树立起忠心王室的形象。

    钟繇因荀彧等人书信,对曹操很有好感,以为能拨乱归正、扫平乱世。然而,刘备遽出青州,抓住曹操远征徐州、士卒疲惫的机会,猛攻曹操,又有吕布张邈作乱,袁绍救援迟缓,竟然将兖州击破,使得曹操落荒而逃,大出钟繇之意料。郭嘉又写信给他和荀攸,认为刘玄德有高祖之风、王霸之略,扫平天下,必其人也。钟繇才渐渐改变对刘备阴谋枭雄的看法。

    还在找"天下英雄刘玄德"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