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江岸设伏

    翌日清晨,孟玄钰挑选了两万多兵马,大多是那些熟悉的亲信都虞侯,带领各营人马,跟随孟玄的大军浩浩荡荡出发,要前往“深渡”那个古渡口,阻击宋军渡江。

    他们带足了弓箭武器,大约十天用的干粮,先离开葭萌关,向后撤出了五一十里,然后转入东北方向的山川羊肠小道。

    这一路崎岖弯折,翻越崇山峻岭,到处参天古木和荆棘灌丛,山路一点也不好走。

    这些士兵并不知晓具体任务,但是看到有二皇子亲自带军前往,都安心不少,大胆随军前行。

    苏宸和彭箐箐也在其中,现在彭箐箐可是都虞侯了,带着自己管辖的两千人马,随着大队伍出发。

    而苏宸则是跟随孟玄钰的身边,途中不时跟他谈笑风生。

    虽然道路崎岖,但是孟玄钰、苏宸、剑侍女等人都有武功在身,倒是没有登山吃力,身体虚脱。

    “这次能不能阻击了宋军主力,本殿下也心中没底,宸兄可有好的计策?”

    孟玄钰考虑不透的问题,依然问向苏宸,让他献策。

    苏宸犹豫一下,谨慎说道:“渡河战役,让我想到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淝水之战,前秦的苻坚,何等英明神武,但出兵伐晋时,于淝水交战,最终东晋仅以八万军力,大胜八十余万前秦精锐之师,用的办法,便是半渡而击。”

    “半渡而击!”孟玄钰听到这四个字,眼神一亮。

    “但具体策略呢?”

    孟玄钰想知道具体的方案。

    光听一个计谋词汇还不行,具体如何实施,则需要技巧和细节。

    苏宸说出自己的想法:“等宋军渡河到一半,甚至已经有少数兵力登陆的时候,我们先派出中军的最精锐打头,让禁卫军和殿下的三百侍卫,冲锋在前,可以迎头压制住宋军的前锋猛卒,这样其它蜀军才敢趁势出击,乱箭齐发,打宋军一个措手不及。

    “另外,挑选水性好的士卒,拉起一支临时水师,从上流伐木顺流而下,冲到此处,在嘉陵江面,进行乱杀,宋军虽然在陆地上骁勇善战,但不悉水性,多是旱鸭子,落水之后,或是在水面上,肯定不及蜀军水师了。”

    “有道理!”

    孟玄钰听到苏宸这番分析,几种情况都说到了,的确有很强的操作性。

    旋即,露出一丝笑容,看着苏宸,轻拍他的肩膀道:“若是这次能够大胜宋军,宸兄,你立首功,到时候可以随意提要求,什么黄金万两,什么官爵,都能满足你!”

    孟玄钰对苏宸的器重越来越多了。

    因为葭萌关一战,苏宸的战略奏效,让他站在前线观望督战,激发了蜀军的士气,利用地利优势,最终挡住了宋军的进攻,使得宋军至少损失了三千精锐。

    而且因为吸引住这支宋军先锋,导致另外两支的宋军主力,只有两万在出动。

    若是他听从其它谋士,火烧栈道,堵住山谷,很可能促成三万宋军全部奔袭小漫天关和深渡,到时候,蜀军根本无力阻挡。

    没有了地利优势,蜀军的战斗力,比宋军精锐还是弱了好几档次。

    即便是这次,半渡而击,两万三千的蜀军,跟一万两千的宋军,谁能胜出,还是五五分。

    毕竟地利不如人和,最后成败,还是看双方兵力发挥的整体作战实力。

    在高山峻岭中行军了一日半,终于抵达了深渡口。

    由于这段距离,比宋军绕山近了一半还多,加上有当地蜀人探路,蜀军的人大多习惯走山路,所以,并没有影响速度,反而适应这种环境。

    导致蜀军,比宋军提前了半日抵达了这里。

    苏宸和孟玄钰,带来几位将领,站在高处观察地形,找出了藏兵的位置。

    深渡这个古渡口,在这条嘉陵江相对水流平缓区域,就是江面宽一些,打到了二十多丈距离。

    宋军没有大船,只能依靠木筏和浮桥渡江,必然会选择这种水流缓慢的渡口区域。

    “看好了吗?把兵埋伏在河滩对面的树林,但是,每个兵种的安排,也需按讲究。弓箭手可以扇形分开,没有死角。”

    “主力军在正面冲杀,两侧配合陌刀阵、长枪阵,不同的时间段冲上去,不要把我们掌控的主动局面搞乱,出兵要有节奏与配合!”

    苏宸认真说给孟玄钰,指挥战斗,也要有艺术感,讲究配合和节奏。要始终把握主动权,自己带节奏,让敌军跟着自己的节奏走,才能压制住对手。

    孟玄钰认真点头,完全听进去了。

    接下来,就是分配任务,调兵遣将了。

    蜀将王审超作为冲锋的主将,罗七君、吕翰两位都虞侯作为左右副手,带兵冲锋杀敌。

    两侧有宋德威、王可僚各带两个都,从左右埋伏。

    关键时候,

    孟玄钰也做好了亲自杀敌的准备,毕竟关乎蜀国的存亡,他作为皇室子嗣,有责任保家卫国,守住他孟氏王朝霸业。

    两万三千人,调兵之后,全部驻扎进入树林,随身携带了干粮,不用生火造饭了,避免暴露。

    所有人安心等待,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嘉陵江的对岸,传来了宋军的动静。

    王全斌的主力军,终于抵达了。

    由于夜色太浓,雾气弥漫,江水又太宽,所以,宋军在嘉陵江北岸驻扎下来。

    “镗—镗—”

    宋军营的刁斗悠长的响起。

    全营静谧,守卫戒备,仍加强营地的巡逻。

    营中一簇簇的篝火,在深秋的山风中,反复摇曳着。

    南岸山林内的蜀军,全部屏住了呼吸,盯着对岸的宋军营地,有紧张,也有兴奋。

    明日渡江战,就是两岸蜀军与宋军,真正生死较量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