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冰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大战前夕

    月色朦胧,树林内没有任何声响,蜀军全部和衣而眠,不发任何声音。

    篝火没有生,马匹也没有带到近处,所以蜀军潜伏的地方,这里十分安静。

    苏宸和彭箐箐背靠背坐在一起,看着山林上方的明月,都有些出神。

    谁能想到,二人从刚见面时候的斗嘴,到现在的相濡以沫,并肩作战?

    这一切恍如梦境般,不真实感。

    “你说,明天我们能胜吗?”

    “能!”苏宸虽然心里发虚,但是,这个时候了,他要给自己信心。

    历史上蜀军惨败了,也没有在这里设伏。

    苏宸既然带兵来了这里伏击宋军,就代表着方向的改变。

    这是破局!

    只有蜀国不倒,南唐才能稳住。

    而南唐是他扎根的地方,有他的几位红颜知己,有赏识他的韩熙载、徐铉官员,还有他万贯家财,有点舍不得离开南唐了。

    既然上天让他出现在南唐,那他要为南唐出一份力,除非南唐先负他。

    不过现在看来,南唐皇室宠他还来不及,应该不会负了他。

    “可是,我觉得三军上下,都没有信心,只有你一个人信心最足!”

    彭箐箐说出她的直观体会。

    她虽然性格直爽,但并不傻,特别是跟随苏宸出来游历,心智似乎一下子成熟许多,不再是以前那种莽撞的性子了,看事情也能深入表里。

    大概是兵法学多了,凡事也喜欢思考一下,成长显著。

    彭箐箐看得出来,蜀军有些害怕宋军,虽然对付有一万两千兵马,这里有两万三千兵马,但是真打起来,胜负难料。

    估计连二皇子自己都心里没底。

    “箐箐,我们明天只能赢,否则,很可能脱不了身。除非我们自始至终都站在最后,见到形势不好,就直接走人。”

    苏宸说出了这个想法。

    彭箐箐闻言摇头:“但我知道你的为人,你肯定做不出来,你既然答应了二皇子,帮他抵抗住宋军,那么最后关头,你肯定也会冲上去!”

    没有错,这就是苏宸,平时看似没啥脾气,儒雅谦虚,也好说话,可是一旦较真儿起来,也是非常刚的!

    他答应帮二皇子孟玄钰,在这关键时候,绝不会自己掉头就怕,这不是苏宸的为人。

    彭箐箐似乎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她才有此时的担心。

    相处越久,彭箐箐越懂了他。

    苏宸没有说话,转过身子,看向彭箐箐的面颊,说道:“明天尽力而为,如果实在无法挽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剑门关还有一道防线,没必要死磕在这里。不论如何,我们要活着回润州,你还答应三年后嫁给我成亲呢。”

    彭箐箐听他这样说,心中像是松了一口气,就担心苏宸认死理儿,非要跟着蜀军一起,抗衡到底,那就遭了。

    毕竟在彭箐箐眼里,这是蜀国,不是江南唐国,她没有义务要在这里血战到底,马革裹尸,为国捐躯。

    对孟玄钰的承诺,做到这些,已经够多的了。

    “是啊,我们还有婚约呢,你更不能出事,否则,我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彭箐箐郑重提醒他。

    这是她第一次,把‘婚约,一辈子,守寡’这些词放在嘴边,以前她是不会说出口的,但大战前夕,过于紧张,也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担心苏宸把握不好的尺度等,才说出这几句话来。

    苏宸看着五官精美,又带着英气的彭箐箐,伸手触摸着她的脸颊,轻叹道:“不用为我守寡,若是我出意外,你随时可以改嫁,一辈子很短,不要亏待自己......”

    彭箐箐没等他说完,直接伸手按住了苏宸的嘴,不让他在说下去,不吉利。

    “苏宸,我彭箐箐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人,用一辈子去爱,不会更改!”

    彭箐箐语气坚定,目光清澈,并包涵着款款深情。

    苏宸听到这一句,内心似乎被揪住了。

    他不得不承认,被这妮子一句话给点中了。

    此时的彭箐箐,值得他一辈子去呵护,一辈子去疼惜。

    苏宸没有多说什么,似乎那些言语都显得苍白。

    他凑过嘴,亲住了彭箐箐的唇。

    然后,彼此的双臂搂住的对方,使劲啃起来。

    良久后,这才分开嘴唇,彭箐箐像是喝醉了一般,面色桃红,依偎在苏宸的怀内,安静听着山林间的虫鸟鸣叫声,还有河岸对面吆喝声。

    由于明日要渡江了,在深渡码头,不少宋军正在铺设浮桥,也有小船划过江来,开始用绳索横在江面,用于搭建浮桥。

    也有不少士卒在弄竹筏、木筏等,船艘只有停泊了几个,被宋军征

    调过来使用,这里的船夫也不敢多言。

    这一夜,宋军后勤队伍,不断在为明日一早渡江做准备。

    等天色微微亮时,宋军派出第一支先锋,数百人过江了。

    过江后的宋军,开始整队,寻找自己的营队。

    自始至终,宋军竟然没有派出斥候,向远处的山林地带去查探,是否有伏兵。

    或许是宋军统帅王全斌,从没有想过,蜀军会料敌先机,提前到这里伏击。其次,即便蜀军赶过来阻击,但是失去城池雄关地利优势,在河滩平地上冲杀,宋军会害怕吗?蜀军有那个胆量吗?

    正因为这个思维定式,王全斌和宋军几位将领,都没有往那地方想过。

    看着宋军渡河,暗中观望的蜀军,都紧张地握住兵刃,很快就要交战了。

    “宸兄,放多少宋军过河,最为合适?”

    孟玄钰低声询问。

    苏宸犹豫片刻,回道:“四成吧,再多怕扛不住,太少对宋军的重创也不够!”